夏糯皱眉:“可是为什么呢?”
    网上吴琳事件爆出来,对沈穹包括穹顶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说现在事情已经平息,可当初解柳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为什么要对付沈穹?
    莫一也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皱着眉想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却突然无意识小声道:“我觉得她可能对沈穹有意思。”
    ……
    办公室里寂静了两秒,夏糯啊了一声,瞪大眼睛道:“你说什么?”
    莫一:“……”
    莫一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刮子。
    欲哭无泪看着夏糯看过来的目光-----
    他发誓,他刚刚真的只是在心里这么一想而已!绝对没有说出来的意思!鬼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迷心窍,觉得解柳是喜欢沈穹啊!
    (╯‵□′)╯︵┻━┻
    那边夏糯却不肯轻轻巧巧的放过他,抿了一下唇看着莫一反问:“解柳喜欢沈穹?”
    “哦呵呵呵呵……”
    办公室回荡着莫一尴尬的笑,他自己自顾自的笑了一阵,发现夏糯倒没再继续问自己了,只是目光一直看着沈穹紧闭的办公室大门----
    他头皮一麻,糯糯该不会在脑补什么可怕的事吧?想到这里莫一虎躯一震,要是沈穹知道自己给夏糯乱说了这些话还任由其发展……
    一咬牙,莫一赶紧伸手把夏糯的肩膀转过来,让她对着自己,深沉的叹口气道:“糯糯你别多想,解柳只是单恋而已。”
    ☆、第74章 阴谋
    莫一之所以会做出那个解柳喜欢沈穹的猜测,实在是脑袋一抽之后的灵光一闪。
    他慢慢跟夏糯咬耳朵分析道:“以前解柳也曾经对付过沈穹几次,不过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感觉就像是为了引起沈穹的注意似的。”
    他叹一口气:“可是沈穹不领情啊,之前也是有一次解柳来找他,结果在楼下等了三个小时,我当时下去看的时候感觉她都快哭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对付沈穹,用得着这样吗?
    莫一自觉掌握了真相,哼哼哈哈道:“不过沈穹已经有糯糯你了,解柳算什么,你就安心吧。”
    他刚说完这句话,沈穹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解柳趾高气扬的从里面出来了,带着她的小跟班胡蕊离开,脚步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自作多情的样子。
    ……
    莫一咳嗽一声,尴尬道:“我去给你倒杯水。”
    只不过他水还没有倒过来,沈穹先进了他的办公室把夏糯拉走了,等他回来,也只看到两只背影。
    现在这个时代,翘班也是一项技术活。
    而另一边成功翘班的沈穹带着夏糯上了车,先对司机道:“去梨园。”
    梨园是a市一家中餐厅,夏糯很喜欢,去过了好多次,只是今天兴致不太高的样子,沈穹自然也发现了,偏头凑近夏糯问:“怎么了?”
    “……”夏糯想了一下,还是问:“你和解柳在办公室谈什么?”
    沈穹一愣,看夏糯咬着下唇的样子半晌才反应过来,脸上几乎要开出花来,大大的笑道:“糯糯你吃醋了?”
    夏糯哼了一声,低着头嘟囔:“没有。”
    她只是有一点好奇而已。
    沈穹又凑近正低着头的她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握住她的手叹道:“真是个傻瓜。”
    “我和解柳在谈一些事情。”沈穹想了一下,尽量解释道:“我在误导她做一些事情。”
    夏糯这才抬起头,皱眉不解道:“误导?”
    “这次她自己送上门来,白白给我一个利用的机会。”沈穹摇头:“事关我和沈解两家的恩怨,她只是一个□□,事后我自己也有一些布置。”
    夏糯似懂非懂,沈穹也不希望她的注意力过多的放在这件事情上,就转移了话题,不过也没有过很久,夏糯就大概知道了沈穹所说的对付沈谢两家是什么意思。
    那大概是几天之后,夏糯的实验已经得到了最终的成果,网络上电视里已经在通篇报道沈家大公子欲谋杀其私生子弟弟未果的消息,此后又渐渐出了后续事件,沈天鹤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对付a市杜家,杜重手上管理的公司在短短半个月内就全部缩水,资金链条断裂,沈夫人只回了娘家一趟,第二天沈知章沈知文也通通回了外公家,沈解两家之间的战争,则正式打响。
    沈宅。
    沈老爷子闭眼坐在椅子上,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很多,解笙歌三天前临走前说的话一字一字的又响在他的耳边----
    “爸,你以为那个孩子真的是他沈天鹤的吗?”女人的美丽还是那样张扬,她冷笑一声:“沈天鹤有多蠢,想要骗过他很难吗?何况背后有人推动?这么多年您从来都不信任我,知章是亲近解家,可这些都是谁造成的?”
    “从小带知章学习的是他解家的舅舅,生日礼节时送礼物的是他的外公----您和沈天鹤什么时候关心过他?”
    “现在沈家在国际上的声望也渐大,我知道,您早就对沈解两家的联盟心怀不满,商人重利,你们想要散伙,我解家也不是非要求您们------”
    解笙歌高扬着头:“届时我们谁也不欠谁的,知章和知文我会带走,您就等着抱您那便宜孙子吧!”
    ……
    沈老爷子眉头越皱越紧,身边的一切声音仿佛都消失了,直到半刻之后,沈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脚步声沉稳,他不用睁开眼,也知道是谁。
    “情况怎么样了?”他出声发问,耳边就传来沈言沉稳的声音:“情况已经暂时稳住,解胡杜三家暂时没发现下一步的动作。”
    自从三天前解笙歌带着沈知章离开,解胡杜三家都对沈家名下的企业穷追猛打,市面上一时间流传出许多关于信达不利的言论甚至是证据。
    解笙歌在沈家做了二十几年的媳妇,又有非常人之智慧,很多沈家暗地里的勾当都瞒不过她,现在她一力筹备要和沈天鹤离婚,自然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这一切说起来,还是因为沈天鹤自己坚持要对付杜家的缘故。
    如果不是因为杜重,解笙歌怎么会彻底翻脸?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对当年最终因为家世没有走在一起的地下恋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彼此的关注,沈天鹤小打小闹也就算了,竟然还不知道在哪里学的下作手段,派了人欲致杜重于死地,将人弄到重症监护室去了。
    沈老爷子狠皱着眉头,还是将心里那句最终一定会问的话问了出来,轻声道:“那个孩子的事……”
    沈言顿了一下,方低头道:“假的。”他刚说完,就听到一下猛的呼吸声,急忙抬起头来看,就发现沈老爷子双手紧握着椅子,急促的呼吸着,像是完全喘不上来气,沈言一惊,两步冲上去在他包里拿出药品,又倒了水来喂老爷子服下,半晌之后老爷子似乎才缓过来,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双手垂着-----
    英雄迟暮。
    沈言嘴唇一动,沈老爷子却率先道:“是我错了。”
    他苍白的笑了一下:“我不该因为解笙歌而对知章知文心存偏见,不该在阿鹤要养废知章时任由事态那样发展-----”
    “是我错了。”
    沈家再怎样家大业大,信达再怎样称霸商界,也抵不过一个解笙歌和a市三大世家的联合。
    他慢慢闭眼,现在信达四面树敌,又遑论还有那么多的把柄都被解笙歌握在手里?
    沈天鹤不堪大用,现在还在将全部精力放在保护他那个假儿子身上-----
    沈老爷子猛然握住沈言的手,霍然抬起头,眼睛盯着脸上还带着忧急的脸上,一字一句道:“阿言,你来接手信达。”
    沈言皱眉,来之前他也预料到这个场面,还是摇头道:“义父您放心,我不会坐视不理,大哥那边我会从旁辅佐----”
    “你接手信达!”沈老爷子完全不等他讲话说完,斩钉截铁道:“阿鹤对你不满已久,又自视甚高,不可能听从你的意见,为今之计,只有你来接手才可解眼前之急。”
    他已经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放眼整个沈家,除了沈言还有谁适合做这件事情?
    他一件一件的计算:“我名下的股份明天就找律师来全数转交给你,董事会议我会亲自出席,要求更换董事长职位,之后你才能集中精力,来对付接下来会到来的那些狂风暴雨----”
    老人看了沈言一眼,眼里带了一些恳求,低声道:“信达是我和你父亲一手开创成如今这个样子的,你不会让他坍塌的,是不是?”
    ……
    沈言的手被沈老爷子握着,张了数次嘴,最终还是只说了一个字。
    “好。”
    沈言答应了沈老爷子接手沈家目前面临的危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捋清楚,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下精心制作出来的那张图,沈言手指慢慢滑向其中一个看着并不起眼的两个字。
    沈穹。
    沈穹……
    这一连串的事情看起来似乎和他并没有任何的关联,但实际上呢?
    三月份的时候爆出沈穹不侍母亲的事件,微博上还附带了其母吴琳的视频和沈穹口出恶言的录音,这件事情据沈言所知是解柳爆出去的,目的有待考证,而紧接着第二天,又爆出沈穹的亲生父亲是沈天鹤,做这件事情的是解笙歌,目的是为了斩断沈穹在信达的继承之位,而她确实做到了------就在那之后,沈穹公开发表声明他绝对不会进入信达,同时附带了吴琳虐待他的证据。
    紧接着,网上有一篇博文揭露了沈家暗地里的各种*,极大的损坏了沈天鹤的名誉,沈天鹤查到这个是杜重暴露出来的,随后对杜家和杜重实施了报复行为,杜重重伤进院。
    而与此同时,沈知章和解柳不知道为什么大吵了一架,在争吵中解柳失言说出了这些年沈天鹤对他的捧杀,以及沈天鹤那个五岁大的儿子的消息,沈知章愤怒到失去理智,找了几个人冲到权轩月和那孩子所在的别墅打砸了一顿,权轩月受了重伤,而孩子因为权轩月的全力相护以及沈天鹤的及时赶到而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当晚沈知章被沈天鹤扇了一巴掌。
    -----权轩月本来就是a市胡家派到沈天鹤身边的间谍,而那个孩子也根本不是沈家的种,所以这件事情已知的是有胡家参与操作。
    而就因为杜重事件和沈知章事件,解笙歌彻底和沈天鹤闹翻,离开沈家办理一系列离婚手续,同时联合了杜家、胡家针对信达做出了一系列的动作。
    这些都是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事情,沈穹在其中貌似无害,也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可是……
    沈言目光沉了一下,还是动手打了一个电话。
    ☆、第75章 命运
    沈言怀疑沈穹不是没有理由的,那次明面上由杜重主导的微博事件,有好多事情是杜重根本不应该知道的,而解柳和沈知章在争吵前一天还去过穹顶-----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就他所知,沈穹不会是那种被人宣战却缩手不前的人。
    他必定有所动作。
    而就在信达的沈言开始怀疑沈穹时,沈穹也确实在有所动作。
    不过现在外边布局已经完毕,他操心的自然不会是外面的风风雨雨,而是夏糯的安危。
    现在沈知章被解笙歌带回了解家,这辈子无缘信达,以他如今的性格估计也就做个闲散富贵人就算了,至于解柳-----
    沈穹目光一沉,他万万没想到,这一世他和她之间全无交集,解柳也能喜欢上自己。
    不过现在外面诸事不稳,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糯糯的安全问题。
    想到这里沈穹叹一口气,看了一眼正在拿着遥控器换频道的糯糯一眼,想了一下才咳嗽了一声,叫道:“糯糯?”
    “啊。”夏糯应了一声,偏过头疑问:“怎么了?”
    这件事要怎么说才好?

章节目录

[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百里锦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锦官并收藏[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