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他只是不习惯。
    孟修明放松了身体,转身也去将门锁好。
    夏糯则站在原地等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实验楼距离宿舍有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以往都是沈穹来接她,今天却提早打了电话过来,说晚上有一点事,叫她早点回宿舍去。
    她往常如果有今天这样的课题,都是忙到九点往后才回去,今天因为沈穹的叮嘱,便提前终止,早了一个小时离开,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孟修明。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他的左手手腕----
    还是光洁如初。
    夏糯在心里呼一口气,自从来了a市读书,她虽然偶尔和方若会一起出去玩儿,孟修明也时常跟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世孟修明好像很不想和她交朋友,总是能避则避,在方若面前尤其如此,总是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她前世和孟修明关系要好,还以为这一世也自当如此,毕竟两人谁都没有改变,但也许时机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现在孟修明不想和她相交,她也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夏糯有点苦恼的皱了一下眉-----
    那孟修明那次差点危及生命的割腕之伤,到底该怎么办呢?
    她正这样想着,锁触碰门的声音便这样想起来,她一抬头,才发现孟修明已经锁好了门,正直直的看着她。
    夏糯下意识的一笑,自然问道:“要一起回去吗?”
    “……”孟修明沉默,最终点了一下头。
    毕竟是女孩子,晚上一个人还是危险,父亲也曾经说过,希望自己能帮衬夏糯一二,现在若若也不在这里----他给自己找了若干理由,终于能和夏糯一起并肩回宿舍楼去。
    八点钟的校园里很是寂静,现在大多数的学生都还在上晚自习,等到九点之后,这座鲜活的校园就会像是刚刚睡醒的小姑娘一样开始活动,渐渐变得喧闹起来。
    孟修明对a大很熟悉,他从小便在这里游戏,知道许多新生不知道的路径,于是也刻意带夏糯走了一条小道------
    小道上人烟更少,只是距离就近的多了,二十分钟的路程能够缩短至十五分钟,他此前常常和方若一起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方若今天竟然没有来上课。
    孟修明皱眉,刚好夏糯也在此时问:“方若没有和你一起吗?”
    他摇一摇头,低声道:“没有。电话也没有接。”
    “啊。”夏糯疑问:“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孟修明还是摇头,又偏头看向夏糯,小他两岁的女孩背上背着一只大大的书包,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看起来略显沉重,手上又抱了两本厚厚的书,孟修明张了一下嘴,伸出手去接她手上的书,夏糯一愣,笑了一下当真将书递给他,空出的双手握住书包带说:“谢谢。”
    “你书包里是?”
    夏糯笑了一下:“仪器。我用的电平尺寸和实验室里的不一样,就自己带了。”
    做研究用的仪器大多精妙,实验室里的都是好货,以前也从未听过有学生自带的,孟修明有点疑惑,也没有真的问出来,夏糯却自己解释说:“我用电平的方式和常人不一样,如果用常规的数值反而会出错,书包里的那个是爸爸帮我改装过的。”
    孟修明点头,两人继续肩并着沉默的继续这段路程,好在两人的脑回路不同一般,也没觉得有尴尬的情绪在,只是路上夏糯一直在想方若的事情。
    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夏糯这次来a大读书,寝室里三位室友都很好相处,但除此之外,她因为从不和大一的新生们一同上课,一起在实验室的师兄师姐年纪大多大了她六七岁,同龄的朋友很少,方若算是其中一个。
    还是有些担心的。
    这样想着便到了宿舍楼下面,孟修明将书本递还给夏糯,对她点了一下头,夏糯也笑着道谢,转身上楼去了,时钟指向八点一刻多一点,孟修明将手揣进兜里,拿出手机又再次给方若打了一个电话,却还是无人接听。
    ……
    孟修明抖了一下手,方若对他从未这样过,不来上课又不接电话,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他霎然心慌起来,又竭力镇定住,先离开了女生宿舍楼下,到了旁边一个小小的花坛边上,拨下了方家父亲方平的电话。
    “喂?”
    电话被接听的很快,孟修明道:“方叔叔我是修明。”
    “修明哪。”方平笑着问:“这么晚打电话来怎么了?”
    叔叔好像也并不知道……孟修明道:“今天若若没有来上课。电话也没有接,我想问下方叔叔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没来上课?”方平皱眉:“这丫头,怎么没去上课呢?你等等啊,我问下你阿姨。”说着便将话筒拿的远了一点,孟修明听到方平高声问方阿姨,模模糊糊又传来几下声响,听筒里才再次传来清晰的声音道:“这孩子,下午的时候跟你阿姨联系,说去她小阿姨那儿去住两天,没接你电话,估计是把电话放房间里了,她和她小阿姨关系一向好,也许出去玩儿了。”
    这样啊。
    孟修明稍稍镇定了一下,心里呼出一口气,那边方平又说:“若若从小就这样想一出是一出,这么多年也亏修明你能忍她,唉,我这个做父亲的也稍稍能放下心来。”又知道孟修明不善言辞,他便直接说:“行了,知道她没事就好,修明你也早点休息。”
    “好。”孟修明点头,跟方平道了晚安,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而就在他走之后,花坛背后却渐渐显露出一个身影,女孩眼中的光芒慑人,盯着孟修明的背影迟迟没有挪开,其中爱意和疯狂交错,最终化为死水一般的平静-----
    她缓缓转身,将目光看向夏糯所住的楼层。
    ☆、第59章 反社会
    小道悠长,树木郁郁葱葱,整个空间里只有两个人在慢慢的朝前走。
    女孩小巧,背上却背着一个既大且沉重的书包,男孩高大,方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怜惜,随即就看见他伸手去接过夏糯手上抱着的书本。
    在和修明哥哥相处的这十八年里,方若都竭力让会使他露出这样神色的人和东西消失-----
    小时候邻居家那个总爱缠着修明哥哥要糖吃的小妹妹最后搬了家,那只被修明哥哥捡回来的白色小野猫最后逃走了,而修明哥哥自己也从一开始的反抗到最后的接受。
    他们亲密无间,天生就应该在一起。
    可是夏糯……方若眸色突变,那个第一次跟修明哥哥见面,就试图勾引他的贱人!
    纵然夏糯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方若还是从她专注的目光里看到她对修明哥哥含着笑意的眼神,从她自以为是的体贴里接收到威胁的信号。
    夏糯怎么会知道修明哥哥最喜欢喝的是黑咖啡?!难道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们竟然在私下里还有接触吗?!一想到这种可能,方若就不能自主,表面上的平静都无法维持-----
    她伪装了那么多年,只有修明哥哥知道最真实的她是什么样子的,夏糯凭什么出来破坏?!
    方若眼目发红,她几天前本来在实验室外等着修明哥哥,却看见他和夏糯一起走了出来,两个人并肩而行,穿越小径,两人身上竟然萦绕着一股无法言说的轻松和谐。
    直到修明哥哥将夏糯送回了寝室,还注视着她进了楼道,才想起来给自己打一个电话,方若低头挂断了电话,正抬头时却发现面前的景色突然变换,狭小幽暗的天空变的广阔明亮,草坪上夏糯穿着洁白的婚纱,而她的修明哥哥身上白色的新郎服也一样耀眼,孟叔叔笑的欢畅,拍拍夏糯的肩膀说:“你们订婚了,我也就放心了,修明木讷,平日感情表达不通,糯糯你多多担待。”
    整个场面欢声笑语,方若惊慌,去看她的修明哥哥,却发现他脸上的笑意也深重--------
    不可以!!!!
    方若骤然起身,房间里时钟滴答,她木然的转眼去看,才发现天光已经大亮,刚才梦中的情形却历历在目,恍如真实。
    她伸出手指,握住床头的电话,按了其中某一个号码,等及接通,她便用她那丝毫不加掩饰的绝望口吻说:“糯糯……我想见你。”
    夏糯接到方若的电话正是早上九点,她已经到达了实验室,正准备换上衣服,书包里却突然传来震动之声。
    是方若。
    “糯糯……我想见你。”听筒里的绝望之音吓了夏糯一跳,她人生中唯一一次听到这样的感情还是在前世,那时候祝后绝望,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只在电话里来告别,又想起几天前孟修明说起关于方若的异常,和她这段日子的不知所踪,不禁握住了电话,着急的问:“若若你怎么了?”
    方若哭泣:“我要死了,糯糯你来见我,不要告诉修明哥哥,也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来见我好不好?”
    “好好。”夏糯答应,还是着急的问:“到底怎么了?你慢慢告诉我。”
    也许是她的答应缓和了方若的情绪,电话那头慢慢平静下来道:“也不着急……糯糯你来了我再告诉你吧。”她顿了一下,又道:“我现在在外面,我们十点钟在盛阳楼顶见好不好?”末了又乞求道:“糯糯你千万别告诉修明哥哥,我不想让他知道,你也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我……我不想他们知道。”
    夏糯抿唇:“可是孟修明很担心你。”
    方若勉强笑了一下:“没事的。糯糯,你只要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就好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夏糯握着手机站在实验室里,最终还是没有再拨回去。
    盛阳楼离实验楼的距离很远,属于南北之端,夏糯也无心再在实验楼继续呆下去,便又换好常服,背上书包就准备过去先等等看。
    一路上碰到的行人很少,逆行过去的时候也碰到几个实验室的师兄师姐,夏糯一一问好,有关心问她去哪里的,想起方若的叮嘱,夏糯就只说自己有事情要去做,他们也就没有再多问了。
    只是在南校门遇见杨紫,看见夏糯,便立时抛弃了身边可怜兮兮的男友,哈哈大笑抱了一下夏糯,问她:“糯糯你这个时候不在实验室在这儿干嘛呢?”
    夏糯一时语塞,支支吾吾没说出话,杨紫疑惑:“怎么了?”
    夏糯只好简短道:“有点事情。”
    “什么事情?”
    见她偏要追问,夏糯想了一下说:“我和别人有约,不好说。”
    “是吗?”杨紫怀疑的看着夏糯,寝室里的小学霸朋友不多,现在还有秘密了?不过她现在不说,哼哼,看她晚上回去和肖宜一起联手,肯定能撬出点儿什么来。
    这么一想,她便大发慈悲,挥手道:“行,那你去办事吧。”
    夏糯松一口气,转身走了,等到了盛阳楼前,时间已经差不多九点四十,夏糯进到电梯,按下七楼的按键。
    2015年11月12日。
    距离上次沈穹打电话叫人去查方若,已过去五日的时间,沈穹本来没有怎么将这件事情具体放在心上,早上打算去见了要见的人,中午便去接夏糯一起吃饭,下午两个人可以去四处玩儿一下。
    只是没想到会在今天接到贺里的电话。
    彼时他正在餐厅等人,电话响起,他很快就听到贺里略显得意的声音:“你猜我查到了什么?”
    沈穹漫不经心:“什么?”
    “关于方若啊。”贺里道:“这不查不知道,一查便要吓一跳。”
    他语气中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的秘密,沈穹也正色起来,问:“到底是什么?”
    “那天你叫我查她,要的又紧,我就派了两路人去,一路负责跟着方若本人,一路负责查询往事,没想到真的翻出一些事情来。”他道:“首先是跟着她的那一拨人,发现她神思无属,本来抱怨没什么好跟的,转眼第二天,就发现她到暗巷里悄悄弄死了好几只野猫,事后去看,手段惨烈,简直令人发指,整张整张的皮都给剥下来了啊。”
    说到这里贺里也顿了一下,沈穹神色渐渐严肃,贺里继续:“他们上报给我,我这才意识到这次调查估计会很有趣,又加派了一些人手,翻出一些旧事来,又到医院去核实,之前才确定下来。”
    “怎么?”
    “她具有高智商反社会人格,就是那个之前特流行的《福尔摩斯》里面出现的大反派那样的人格。”贺里好像很兴奋,又说:“她之前做了不少事情,全都是和他那青梅竹马孟修明有关的,比较具体*的我倒还没查到,但她对孟修明有着近乎恐怖的占有*和控制*。”
    沈穹皱眉:“可是就我接触的方若而言,她所表现出来的并不像是一个高智反社会人格应有的行为。”
    高智反社会人格无道德无羞耻无感情,又极其的极端自负,可方若对父母感情至少从表面上来看绝无问题,对待孟修明更是爱意深沉,实在是和学术上的高智反社很不相同,看起来和任何一个十八岁的少女都没有不同。
    “这一点我也怀疑过。”贺里摇头:“不过我查了一下,方若有一个小阿姨,是她母亲的的妹妹,两个人关系很好。她这位小阿姨一直未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方若视她若母,每周必定会去那里住两天。”他顿了一下:“我派人查过,从前,这位小阿姨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也被指控有反社会人格障碍,后来在精神病院呆了一段日子,竟然渐渐的就好了,做过测试,也发现她完全和正常人无异,但据我查证,当年也许她根本就是伪装的。”
    “她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很快的认清了形式,以极高的智商骗过了那群医生,顺利的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圈子里,方若的母亲一开始虽然对她也有防备,但日子久了,自然就信她,后来等及方若出生,可怜妹妹孤苦,常送方若去她那里玩儿。”
    “我推测,方若的反社会人格就是她那位小阿姨第一个发现的,并且在方若刚刚开始显露的时候就教她以伪装,再加上方若确实智商奇高,竟然就这么被她们隐藏起来。”
    沈穹皱眉,贺里的推测完全可以属于荒谬,可如果真的是这样……他神色一变,那么夏糯岂不是危险至极?
    那头贺里还在道:“我猜方若对孟修明,也仅仅只是拿他当一个玩具而已,标上所属标记,便不许别人碰。不过……”
    他停了一下,沈穹追问:“不过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百里锦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锦官并收藏[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