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就不管不顾的就按下鼠标,全屏模式之后整个办公室渐渐安静下来,何玲也把椅子转过去看,网上那个版本的预告果然比地铁上的要让人惊艳的多,剧情也更加链接,七个主要的故事,阿财一次次的疑问,妖王暗中的保护,以及……谁才是幕后黑手?
    妖王那样强大,到底又在惧怕着什么?那些来寻求帮助的灵魂到底是投入了轮回,还是消失在灵伯诡谲的笑容里?
    预告的最后一幕,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女子躺在地上,柔弱静美,纵然脸被发丝半掩,仍然能隐隐看出其绝色,妖王将她快要冰冷的尸体抱在怀里,身后阿财手足无措的站着,妖王垂目,那些字一个个被他慢慢的说出来。
    “我这一生,都在为了打败它而奋斗,这样的执念一生,就花掉了一千年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
    他伸出手去摸那位白衣女子的脸,黑色的头发被拨开,美人如玉,只是紧闭的双目完全看不到任何生气-----
    那一瞬间,连何玲都被这个女人所惊艳到。
    “但我从来没有打算把妖灵卷入到这件事情里来。”男人目光一寸寸的成刀,最终一字一句的道:“我会杀了它。”
    像是誓言,又像是告白。
    何玲惊的目瞪口呆,看着阿财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背影……
    所以这个死掉的妖灵是妖王真爱,阿财只是一个女配吗?!
    你在逗我?!
    办公室有不少同事纷纷抓住小张的手摇晃:“这就没了?!阿财不是女主吗!”
    “我我我我我……”小张苦着一张脸:“我也不知道啊,放出来的预告片就只有这么多。不过看预告真的炒鸡好看,不行我得再搜搜去看有没有其他的素材。”
    说着就抱着电脑开始在微博上各种搜索,整个办公室里唏嘘之声响起,何玲正也嘟囔了一句-----
    于此同时,同一家公司内的总裁办公室。
    沈天鹤刚来公司,将穿着的外套脱掉,一边的沈褚上前一步去将衣服挂好,之后顿了一下低头道:“董事长,沈穹那边……最近有一些大动作。”
    沈天鹤挑一挑眉,坐到椅子上问:“什么动作。”
    “之前投拍的那部网剧今天放出了预告片,我看现在已经上了微博热搜了,放出的那两个版本的预告播放量和转载量惊人,看起来效果非常不错。”
    沈天鹤沉吟,沈穹开的那个公司他是知道的,具体是做什么倒还不是很清楚,现在看来也就是想在娱乐圈发展发展,不过这些不入流的东西能上的了什么台面?老爷子那边说不用再管,他也懒得再听到关于他的那些消息。
    想到这里沈天鹤抽出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头也不抬的道:“放在s市的人手都撤回来吧,不用再派人盯着了,以后那小子和我、和沈家也没有半分钱的关系,有什么事不用再特别报告了。”
    “是。”沈褚点了一下头,站在原地又道:“昨天大少爷来向我问起一些公司的运营情况,我看那意思,好像是想高考之后来公司看看。”
    “看看?”沈天鹤反问,又挂起笑道:“阿褚,你看这世界是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连十八岁都没到的人,就想要插手公司事务了,果然是解笙歌教出来的好儿子。”
    其实这件事情解笙歌未必知道,她从来不是一个如此急功近利之人,只是这几个月沈知章开始跟着沈天鹤,暗地里“被”学了不少坏毛病,有被人捧的多了,有点儿飞起来的意思,不过他暗地里先问问沈昌,也是想探探路来看看,十七八岁的男孩,极大可能只是想来公司看看,并没有想要插手事务的意思,不过现在权轩月临近待产,沈天鹤对沈知章在心里上的不耐厌恶更重,沈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问:“那我今晚就回复拒绝吗?”
    沈天鹤皱眉,还是道:“不,你告诉他,只要他好好考试,高考完了之后就能来公司试着做两个月。”见沈褚有些不解,笑着解释了一下说:“到时候把他安排到基层去学习学习,暗中告诉吴昌他的身份吧。”
    原来如此。
    沈褚目光闪着点了一下头,吴昌是信达里一个小主管,真本事倒没有什么,对上级溜须拍马最是在行,生活里吃喝嫖赌各种坏习惯也不少,只是对人社交自有一套手段,届时吴昌知道了沈知章的真实身份,不怕大少爷在公司里不享受到特殊对待。
    ☆、第49章 际流
    沈穹为了亲自看到那一套宣传方案的效果,19号的当天特意和夏糯一起乘坐地铁去往公司,一路上满意的听到多方议论,其中好奇者甚多,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等刚到了穹顶办公室,何远便敲门进来,说收到了法院的传票通知,三天后开庭审理和际流的侵权抄袭一案,沈穹问:“史国找到了么?”
    “没有。”何远摇头:“他藏的很深,这两个月一直没有露面,找不到踪迹,估计到外省去了。”
    沈穹沉思,何远继续道:“不过这场官司前几天我找到一个突破口,史国要想咬死【轻跑】的设计稿是他从际流那边偷过来的,必然会提供一份设计原稿,际流那边也会有相关证人出庭作证,不过最开始唐孟向我们提出【轻跑】理念的企划,公司里还有存稿,他家里也有手稿,我们可以向法院申请鉴定,两方所提供的设计原稿谁的时间更短,必然是抄袭的那一方了。”
    沈穹摇头:“现在国家的鉴定手段根本不能保证完全准确的推测出手稿形成的日期,更何况字迹做旧也完全是一件可能实现的事情,现在古董市场上真假难辨,字迹方面又何尝不是这样?这个并不能保证我们的必然胜利,我们的敌人可不仅仅是小小的一个际流网游。”
    何况申请鉴定的过程太过麻烦,这个案子必须尽快解决掉,不然一个月之后《城外有人》开播,唐孟带领设计部设计的新游戏也将投入市场,到时候如果这件案子被有心人爆出来,法院案件还在审理之中,穹顶又作为被告存在,那么在大众心里绝对不会落下一个好名声。
    所以快速,才是这次穹顶和际流的解决之道。
    沈穹摩擦指尖,但际流这次显然是受人指使,要是存了心修炼一个拖字诀,穹顶刚刚起步怎么能经得起流言的洗礼?
    他还在这样想,何远已经问道:“其实这次官司,我们要想赢,也不是不可以----”
    他话还未说完,沈穹便挥手打断道:“不要赢。”
    “啊?”何远瞪目,有点不太懂沈穹的意思,沈穹道:“三天后开庭,我们争取让际流主动撤诉。”
    “际流那方面的意愿,莫一会找莫叔叔出面亲自商谈一下,莫家企业虽然从未涉及网游,但莫家是s市的豪门世家,现在又接手市第二商圈的建设,可谓风头正劲,际流只要还想在s市继续混下去,也不得不多顾忌几分。”
    “不过既然是要他们撤诉,必然要付出些什么。”沈穹身体前倾了一下,看着何远道:“开庭之后你联系他们,像他们提出你刚刚那个鉴定手稿时间的想法,随后莫叔叔会找他们谈一谈,之后你再表达出我们可以将【轻跑】让出去,只要他们能尽快撤诉。”
    “……”何远皱眉:“可是……【轻跑】本来就是我们的设计,在证物链条和时间线方面我能找出我们赢的官司的底气,这样一味示弱,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恐怕有损。”
    沈穹挑眉:“你放心,这绝对不是示弱,此次和际流的对战,他们一定会输的头破血流,而且借此时机,我们也会找到到底是哪路神仙在借机对付穹顶。”
    际流只是一个小角色,关键在于到底是谁那么想要对付穹顶。
    而让际流以为自己赢得了这场战争,只是他捕猎的开始。
    沈穹并没有对何远解释太多,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执行能力甚强的手下,也没有精力去培养何远在商场上那些策划、计谋,每人各司其职,一个公司方可长久。
    三天后案子正式开庭,沈穹等人并没有到场,全权委托给了何远来代理此案,其实在此之前双方已经将相关证据提交法院,证人史国的笔录也在之前有法官询问过,今天开庭,其实大概主要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不过何远对类似庭审一向认真对待,并不愿意在气势上输给对方,等到宣告证人出庭作证,轮到何远来质证证人,何远目光清凉的看了一下史国,穹顶招人更倾向于接收一些新鲜的血液,史国的年纪根本也就不大,三十出头,小小的也有几分才华,在【轻跑】的设计上出了不少力,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何远神色一正,问坐在证人席上的史国道:“史国,此前在际流担任设计部的设计师,之后又是为什么要辞职离开公司的?”
    “我……”史国看了一眼原告席,道:“我和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有些不太对付,所以才辞职离开公司,偷走的【轻跑】设计稿也是他的。”
    “你的意思是【轻跑】是际流网游设计部的首席设计师的创意?按照你的说法,你偷走了际流的稿件,然后又透露给我方穹顶公司的设计师唐孟,那唐孟知不知道这设计稿是你偷来的呢?”
    “知道。”史国回答:“当时穹顶公司才刚成立没多久,我听唐设计师提到过几次必须要尽快开发出新的休闲益智小游戏这件事情,但当时整个设计部的人都没有什么灵感,市面上的休闲益智小游戏泛滥成灾,要想设计出一个受大众喜爱的游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时间又那么短,唐设计师非常苦恼。”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我当时就想到了从际流偷出来的那一份【轻跑】手稿,那时候我刚刚进公司,想要建立出奇功,以后能在公司站稳脚跟,所以拿出了那一份手稿,唐设计师看了很激动,问我这是不是我设计的,我当时心里其实还是很害怕事情暴露了出来,所以还是原原本本的告诉他【轻跑】的来源,但他似乎很不以为意,还说为了不让我承担风险,所以对外就说【轻跑】是他想出来的,以后他在公司发达了,也一定不会亏待我,我心里很害怕,就同意了。”
    何远皱眉:“对于你刚刚描述的事情,你有没有任何的音频或者合同证据来证明呢?”
    “这些事情都是我们私底下进行的,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我也并不敢录音。”
    “也就是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何远强势到:“刚刚你提出的那些主张通通都不能得到证明,对于原告控告我方抄袭际流这件事情,所能提供的也仅仅是一份手稿和史国的证言,但史国曾经在我方公司参与过游戏的设计,能拿到手稿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说到这里何远看了一眼原告际流公司的某一经理,继续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我们假设史国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从际流公司偷来了设计稿,并将其恶意的告诉他人,用做他途,这已经违反了当初你同际流公司所签订的保密协议,按照相关法律和你们当初所签订的合同规定,际流公司会向你索取为此所造成的赔偿,你知不知道,像【轻跑】这样的游戏,一旦被推行到市场,所能带来的利润到底有多大?际流向你索取的赔偿又该是多少么?”
    “而问题的关键是,”何远冷笑着问:“坐在对面的雍经理,缘何反而给你的账户汇了十万块钱呢?”
    男人的声音铿锵有力,场面一时寂静下来,史国不知所措,坐在椅子上的法官皱了一皱眉头,对面的雍经理当场愣在了哪里。
    后来的开庭,法官又传讯了好几个证人进来询问,其中有际流的公司员工,也有穹顶设计部的职员,包括唐孟,两方各执一词,说着完全相反的话,便必定有一方说了假话作了伪证,庭足足开了有三个小时,法官宣布闭庭时眉心紧皱着,双方都不愿意调解,恐怕他们接下来有的一阵忙。
    回公司后何远去向沈穹汇报结果,沈穹点头,道:“今晚莫叔叔那边会有所行动,明天你就给那位雍经理打电话说笔迹鉴定的事情,撤诉之事最好能在电话里就敲定下来。”
    何远明白的点头,第二天中午便跟那位雍经理打了电话,响了三声之后才被接通,何远道:“你好,请问是际流网游的雍新经理吗?”
    “是的,您哪位?”
    “我是际流诉穹顶一案中穹顶公司的代理律师,蔽姓何。”
    “原来是何律师啊。”雍新握着电话的手紧了一下,际流作为一家二流网游公司,从前虽然也做些损人的事情,但像这次状告穹顶却是头一次来,但毕竟是上头董事长直接传达下来的命令,下面的人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他昨天开了庭之后便隐隐觉得不好,竟然被穹顶发现他们汇钱给史国,法官当庭就这个问题还盘问了好几次,他支支吾吾找了个极其牵强的借钱的借口敷衍过去了,回来便立时禀告了董事长,当时董事长还很淡定的说没事,叫他先跟法院在那边耗着,没成想当天晚上便打电话过来着急忙慌的说最好能和穹顶调解。
    调解?昨天穹顶在法庭上已经拒绝了调解的建议,现在想叫他们答应,谈何容易呢?他还正想找个时间联系一下穹顶那边,没成想刚要瞌睡,便有人给送来了枕头,想到这里他问:“刚好我也有事找刘律师谈谈,就是不知道何律师今天是?”
    “也没什么大事。”何远笑了一下说:“我们这边想要申请双方提供的游戏手稿时间鉴定,希望到时候贵公司能配合一下我们。”
    ------什么?
    雍新含在嘴里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着急的咽下去问:“手稿时间鉴定?”
    “是的。”何远点头应:“现在的科技也那么发达了,为了证明我们没有抄袭贵公司,鉴定一下也有利于法官判断。”
    “这……”雍新一口话堵在喉咙里,他们的手稿本就是假的,虽然用一些手段做了点旧,但哪里经得起检验呢?到时候结果出来,公司败了诉,董事长昨晚才下达了调解的指示,他还不得吃挂落吗?想到此他急急开口:“唉刘老弟你别慌,鉴定这件事情咱们先不着急,其实说白了,咱们俩都是为别人打工,先聊聊也未尝不可嘛。”
    何远面上笑了一下,雍新当然看不到,只听对方问了句“雍经理想聊什么”,他想了一下,慢慢恢复一点冷静才问:“不知道贵公司对于调解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啊?”
    “调解?”何远冷笑:“雍经理,其实事情做到这步,咱们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轻跑】的设计到底是谁的,咱们俩都心知肚明,我们也不怕打官司,只是到时候您别怕输的难堪就是了。”
    “这是哪里话。”担心手机录音,雍新远远的绕过这个话题,想起董事长之前说想来实施拖字诀那件事情,于是苦口婆心道:“官司咱们当然是谁也不怕打,问题是如果我们记错,一个月后穹顶正式面世,现在的那些小报记者是什么德行何律师你是知道的,到时候捕风捉影,搞出一些事情来,我们是没什么关系,就是害怕贵公司承受不起嘛。”
    “现在的网民朋友们接受的信息不完全,看到抄袭两个字都炸了毛,穹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别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四月份要开播的剧才好。”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声音,半晌何远才道:“这件事情我们老板也说过,其实现在【轻跑】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就算把它给你们也完全没有关系,设计部已经新出了游戏,配合网剧投放,才是我们公司的首要之事。”
    “对对对。”雍新连忙道:“切勿因小失大。”
    “这样吧。”何远咬牙:“调解时间太长,你们公司撤诉,【轻跑】的版权从此归你们,只是四月份,我们不希望在网上看到些什么有关穹顶抄袭的消息。”
    雍新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何远说不要【轻跑】了,只惊的目瞪口呆,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如之前所说,现在的游戏市场一个休闲益智游戏要火起来已经非常难了,但如果真的能火起来,所带来的利益绝对是源源不断的,【轻跑】这个游戏际流是研究过的,拥有绝对的潜力称霸市场,穹顶就这么让出来了?不会有什么诈吧?何况何远一个小小的代理律师能做什么主?他在这边惊疑不定,何远已经道:“其实也不怕雍经理你知道,我们公司管网游这一块的沈老板是个外行,唐设计师设计出了新的游戏,对【轻跑】他也就不太上心了,只要一个月后的穹顶首秀不出什么丑闻,你们撤了诉,一切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这个案子老板们给了我全权代理的权利,我自身又是穹顶一个小股东,说话还是作数的。”
    他话音一转又道:“不过要是贵公司不愿意,我们也可以走正规诉讼程序,只是到时候您若想反悔,我们恐怕就不能奉陪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雍新咬咬牙,道:“我马上给董事长打电话……”
    “十分钟后给我答复。”何远道:“过时不候。”说完就立即挂断了电话,雍新飞快的给际流董事长打过去------
    五分钟后,何远就收到了雍新的回电。
    2015年4月14日,穹顶办公室。
    沈穹翻着一页文件夹,其中是关于明天开播的《城外有人》以及新发行的游戏《长条》,他刚看到游戏app载体的那一部分,桌上的电话铃铃铃的响动起来,他顿了一下接起电话,何远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道:“老板,际流出事了。”
    ☆、第50章 课题
    自上次际流撤诉,也已经过去了有一个月的时间,际流的董事长对于能够拿到【轻跑】这件事情表现出了非常大的餍足之情,并且极其快速的将其投入了市场。
    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害怕穹顶出尔反尔,二是想要赶在穹顶新设计的游戏面世之前抢占市场,以占得先机。
    而事实上,从最开始看来,【轻跑】始一投入,在三天之后便开始大火,市场上玩儿这个游戏的人慢慢增多,最后的下载量已经完全超过一年前最热的那款小游戏,际流赚了个满盆钵,全体上下几乎都忘了这游戏到底是怎么得来的。
    偏偏就在昨天,微博上慢慢传出【轻跑】对眼睛不利的流言来,于是又渐渐有人站出来,说确实觉得这游戏颜色搭配让眼睛很不舒服,关卡越打到后面这样的感觉越明显,暗沉与刺激交汇,很容易使人感到疲倦。
    今早就有专家团队证实了这一猜测。
    其实【轻跑】最初在穹顶被设计出来时就已经发现有这个问题,他以绚丽的景色出彩,同时这又像是一把利剑,能从根源上狠狠的伤害这个游戏,唐孟那段时间一直在研究解决之道,刚好就出了史国那件事情。
    放弃一个本来就有缺陷的游戏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际流也当真如此的傻,对【轻跑】不多做测验就投入市场,才有了现在这场声讨,怪不得这么多年来,用尽心机,也只能堪堪成为二流而已。
    现在际流危机,曾经有多少人玩儿这个游戏,现在就有多少人拿着火把把他放在架子上烤。
    而在如此重压之下,他会抓住谁当救星?
    沈穹轻笑了一下,向何远道:“际流那边你盯紧了,别跑了那条大鱼。”
    “是。”

章节目录

[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百里锦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锦官并收藏[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