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穹用眼睛传递疑惑,虽然夏糯并看不到,但好在她继续解释说:“比如你看第五章-----也就是我刚刚看的那一章--------第五章是讲基本粒子和自然的力,每次我看到这个地方,有时会自己在脑里计算粒子相撞的结果,有时又会想象自己眼里看到的那些东西中强子、轻子和传播子的分布,总之每次看都是不一样的。”
    沈穹尝试理解:“所以这本书只是一个媒介?一个你思考的媒介?”
    “可以这么说。”夏糯高兴的问:“你也懂这些吗?”
    “……”然而并不懂的沈穹道:“感觉很难。”
    夏糯理解的说:“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同,开发的脑域也不相同,你不擅长这些,但商业上的东西你就很懂啊。”说完夏糯把吹风关掉,“好了,吹好了。”
    沈穹伸手去摸,触到的发全都柔软的不可思议,男孩笑了一下从地上坐起来,高高的身体站在夏糯面前道:“谢谢。”
    夏糯也笑了一下,把风筒复又收起来,沈穹看她垫脚把东西放到柜子上的样子忍住笑说:“糯糯你要多喝牛奶,这样可以长高一点。”
    !
    夏糯转头不服气的嘟着嘴巴,差点没说前世我可是长到了一米七的!在北方女孩子里都很不错的身高了!
    不过感觉这几个月没怎么长……她刚穿越回来是八月份,现在都十一月份了,还一直是一米五勉强多了两厘米。
    愁死人了。
    ☆、第35章 奇楠
    大概是因为前一天睡的比较晚的缘故,夏糯的生物钟并没有如往常般准时响起,第二天从床上醒来已经是早上十点过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整个房间里还是非常昏暗,窗帘紧紧拉着,沈穹在沙发上用着电脑,屏幕上的光照在他年轻的脸上,竟然特别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女孩眨了一眨眼,再次确认桌上的时钟显示的是早晨十点,从床上坐起来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边的沈穹注意到她的动作,偏头望过来,笑到露出了牙齿:“睡的好么?”
    “啊。”夏糯应一声,带着一点鼻音问:“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没多久。”沈穹把膝盖上的笔电放到小几上,起身走到窗子边,回头对夏糯说:“别望着这边。”等夏糯乖乖的把头转过去,他才将厚重的窗帘拉开,冬日的阳光便争先恐后的盛满了整个房间,夏糯等眼睛适应了才又转过头来望着沈穹问:“我们今天要出门?”
    “嗯。”沈穹点头:“下午过去吧。咱们先把午饭吃了,出去走一圈儿,下午再去。”
    夏糯自然没意见,简单的把自己收拾了一下便同沈穹出门觅食去了。
    午饭是在一家小餐馆吃的,沈穹笑着为夏糯拿好筷子:“这家的馄饨很棒,我们先少吃一点,等下出去逛。”
    “去哪里啊?”
    “你有什么想买的么?”沈穹问道:“给孙阿姨夏叔叔要不要带点儿东西回去?”
    “啊。”夏糯这才想起这茬,从前她出门都是跟着父母,并未自己买过礼物,但这次勉强算作自己出门,回去是该带一点东西才是,女孩若有所思:“那我们去哪里?”
    沈穹想了一下,“给孙阿姨买点化妆品衣服包包之类,夏叔叔我们今天先不着急,改天到科技馆带点儿有趣的小玩意,还有祝后,也和孙阿姨一样,我们今天去看,还有夏奶奶夏爷爷,带一点给老年人补身体的吧,a市的草参很有名。”
    他一口气说了这些,夏糯一个也不晓得,恰时老板上了馄饨上来,面上浮着些许紫菜、葱花,还有几点香油,白白的馄饨看起来小巧可爱,夏糯本来并不旺盛的食欲一下被调起来了,小小的对沈穹笑了一下,捏着筷子说了一个“好”字。沈穹见女孩眼里闪着期盼又渴求的光,面上带出笑来,手更是忍不住的在她软软的发上揉了一下,含笑说:“吃吧。”
    夏糯得了令,拎着筷子便开始吃,入口皮薄,油香钻入鼻里,吃入一个混沌时顺便勺子里带了一点点的汤,一口下去----
    “好吃!”她用力的点头,正正看向沈穹,却发现男孩自始至终一直温柔的注视着自己,刚吃了一口馄饨的热气似乎这时候终于从心头传到脸上,巴掌大的脸整个不知怎么都红了起来,匆匆低头,看也不敢再看,鼓着脸吃东西去了。
    一个小碗的馄饨吃的很快,沈穹三五下解决了,夏糯速度也不差,吃完可怜巴巴的看着沈穹,似乎是想再来一碗,沈穹却板着脸道:“不能吃了。”看夏糯脸上一瞬间都是失望,还是不忍心的加了句:“你若喜欢,以后几天早上,我们都来这边就是了。”
    沈穹的回答使夏糯心里不甚明显的高兴了下,问:“那现在要去买礼物吗?”
    沈穹点头,主动背起夏糯的书包,起来说:“嗯。”
    -----------------------------
    a市作为z国首都,一向走在潮流的前线,整个城市大商场数不胜数,沈穹回忆了一下前世沈帆提到的几个较好的一些地方,倒皆有沈家在其中参与,好在他也并不在意这些,随意选了一个离吃饭不远的地方,两个人步行过去,走到一半路上却又下起了雪。
    室外的天气渐渐冷下来,太阳也消失不见,虽然夏糯做好了防护措施,到底是南方人,沈穹稍稍走在夏糯前面一点挡住风,问夏糯:“我们坐车过去吧。”
    夏糯眨眨眼睛,扯了扯头上的帽子,又赶紧把羽绒衣的帽子也戴到头上,对沈穹说:“不用不用,走过去也挺好的。”
    她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能这样在雪地里和沈穹一起走,男孩的身躯高大又温暖,便总有一种默默的高兴----她自己还并未意识到这一点,还以为是心情比较好的缘故,因此拒绝了沈穹的提议。
    女孩眨眼间的眼神闪亮,沈穹如何拒绝?只好叹一口气,夏糯的手还带着毛茸茸的手套,他伸过手将它揣进自己大衣的兜里,其中温暖,夏糯竟然也忘记反抗,就这样一路走到了商场。
    前世夏糯出门的时间很少,十年之后作为实体商店并未如何衰落,网购的方便并不能代替现实shopping的快感,只是彼时网端销售已经同现实一样健全,夏糯也就安安心心的当一个宅女,而若想吃新鲜的蔬菜,超市也会提供送货的服务,只是价格略高。
    这么一想,这竟是她少有几次逛商场中的一次,可以记入本子里以作纪念。
    商场里温暖如春,夏糯和沈穹将外套寄存在了一楼,两人往二楼而去。
    二楼主卖金银玉饰,夏糯走在前面一路逛过,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在一个转弯的角落处,却慢慢的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家小小的店,橱窗展示的是一头木雕的鹿,耳朵立着,回首望向来路,身上的斑点还隐隐有光。
    木。
    那家店的名字。
    夏糯好奇的往里面张望,沈穹在她耳边问:“要进去看看吗?”
    夏糯点头,抬脚往里面走去,沈穹紧跟在后面,进了店内,才发现它大概二十个平方左右,狭长却幽静,檀木、原木、胶木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成为一种无法言说的魅力。
    四处张望,店里的墙头挂着的都是各种动物的木雕,头顶上的灯是柏木雕琢的星星,灯光从里面洒下来,整家店就多了一些暗暗的光-------
    “欢迎光临。”
    夏糯正在看头顶的木板,前方不远处便传来一句轻声的温和问候,两人看过去,才发现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白色的胡须长长,身上穿着白色的绸衣绸裤,盘扣一颗一颗的扣到脖颈处,微微笑着的样子像极了那些武侠小说中隐世的高人。
    隐秘、沉静。
    夏糯被她影响,几乎连说话都不能,害怕一开口这个人就会消失似的,倒是沈穹眸光一闪,带着夏糯屈了下身说:“木大师好。”
    老人笑容不变,伸手做了个欢迎的手势,“要看看吗?”
    夏糯小小的笑了一下,道:“谢谢老爷爷。”
    木大师脸上的笑深了一点,走到夏糯身边道:“客气。”又为她解释说:“这个是什么看出来了么?”
    那是玻璃柜子里一个小小的木雕,很圆的一块,看着并不是很自然,隐隐约约能看出一个小孩的轮廓,和福字肚兜,夏糯不确定的说:“这是一个小孩子?”
    木大师笑眯眯的问:“你觉得这雕的怎么样?”
    夏糯想了一下,摇头说:“艺术我不懂,但我不喜欢这个。”
    木大师疑惑的问:“怎么了?”
    “看不清。”她说出最直观的理由,又羞涩的笑着说:“木雕如果给人看,是不是要清楚一点比较好?我喜欢橱窗里的那头鹿。”
    笑着捋了一下胡须,木大师似笑非笑的感叹的看了沈穹一眼:“小丫头可比你这位朋友坦诚的多了。”
    沈穹面色不变略略一笑,夏糯皱了一下鼻子,正想说点儿什么,木大师已经率先往里面走去,边走边问:“既然来了,想做点儿什么东西吗?”
    夏糯眨眨眼,看向沈穹用眼神表示疑问,沈穹向她笑了一下,附在她耳边道:“木大师很少为人做定制,你想要什么,告诉他,他能做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木雕来。”
    “可是……”夏糯苦恼的皱眉:“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沈穹目光一闪,轻声问:“我可以有一个建议权吗?”
    夏糯眼睛闪闪的,像是为自己可以不用思考这些而高兴,问:“你想要什么?”
    “木戒。”
    沈穹笑了一下:“我们做一对木戒好不好?”
    夏糯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木大师已经在里头催,“还不进来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跟着往内而去,走到店的尽头,夏糯才发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隔间,木大师正坐在其中一个工作台上,台上干净整洁,有一副刀具,木大师正襟危坐,指了指工作台前的两把椅子说:“坐吧。想好要什么了吗?”
    夏糯看了沈穹一眼,又面对木大师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们想要一对木戒。”
    沈穹嘴角牵起一抹笑,木大师却凝眉问:“木戒?”他捋了捋胡须,沉声说:“怎么会想要木戒呢?”
    夏糯抿唇:“我想把它送给一个朋友。”
    木大师看了笑着的沈穹一眼,无奈的叹口气,又突然笑起来说:“来我店里求木戒的你是第一个,现在人们多喜金银玉类,对此物从未需求,幸而我年少学艺,师傅极爱这一门手艺,因此没有失传。”
    他边说边将面前的抽屉抽出,放到桌面上来,眯眼从中挑出三款拳头大小的,道:“奇楠木软,更为适合,你喜欢哪一个?”
    夏糯还一无所觉,只能以颜色分辨其中一绿一紫一黄,皆有异香,木大师一一指着说:“莺歌绿、金丝结和糖结。”
    名为莺歌绿的那款带着极其的芳香,层次犹如黄莺的羽毛闪着绿色的光亮,夏糯指了指那款带着小小的欣喜说:“这个。”
    “……”木大师几乎要痛的捂住心口,这女孩看着外行,怎么这么会挑!没好气的把剩下的两块小心翼翼的放进抽屉里,说:“都叫你选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夏糯无辜的眨眼……怎么感觉木大师在生气啊,是她的错觉吗?
    ☆、第36章 若若
    奇楠,在古时又被人叫做琼脂,属于沉香木中的一种,但又比沉香更为温软,往往在一大块沉香木的中心,方可得小小的一块。
    木大师拿出的这三块,每一块都可称价值千金。
    而在奇楠中又以莺歌绿为最,其香悠长,难怪木大师也露出如此神色。
    虽然这些事情夏糯并不知道,沈穹却清楚的很,木大师一生以木为妻以雕为子,为人清直,是沈家特意挖来的镇楼之宝,但做东西一向只凭心意,如今肯破例为夏糯定制木戒,更拿出极品沉香当做材料,就算沈穹一向喜欢以阴谋论,也想不出是为了什么。
    谁能使唤的动他?
    沈穹在心里稍稍松了一下,姑且当做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真心喜欢夏糯的缘故。
    想通此节,他也便不再纠缠在这个点上,抬头去看,木大师已经在问夏糯对木戒有什么要求,夏糯想了一下才说:“一切交给您吧。”
    木大师欣慰的点一点头,道:“果然是个好孩子。”又道:“木戒工艺奇难,所费时间更是长久,你现在订下,我温木、洗木、切木等等工序下来,其中又有一道要有夏日滋养,具体时间我也并不确定,最早明年夏日,最晚冬季,等戒成了,你再来拿吧。”
    明年夏日冬季,她应该也来到a市念书了,时间显得刚刚好,夏糯高兴的点头:“谢谢大师。”
    这样便算定下,沈穹刷卡将钱付了,又在店内买了几个小巧可爱的木雕回去送人,夏糯沈穹自己也一人留了一个,便出门左转,往三楼去。
    三楼主卖些鞋包之类,夏糯看的头晕眼花,感觉各个都长的没什么太大区别,倒是沈穹一个男孩比她懂的多些,雷厉风行的替夏妈妈买了一个绿色的包,价格奇高,就算是夏糯一向对钱没什么概念也觉得肉疼,可怜巴巴的望着沈穹问:“真的要买这个吗……”
    沈穹疑问,夏糯哭着脸解释:“我零花钱只够买这一个包包,还有爸爸的、爷爷奶奶的、祝后的怎么办呢?”
    她一样一样的算,沈穹失笑,不禁摸着她头说:“你给一点我给一点怎么样?”
    夏糯皱皱鼻子,垂头丧气的说:“这样不太好。”
    “为什么不好?”沈穹解释:“我们是朋友啊,你和祝后花钱,也不会分的这么清楚是不是?”
    话好像是这样说没错……平时她和祝后在一起,两人都并不太在意这些花钱的地方,通常是谁有谁给,现在自己没有,而沈穹有,换他来给,确实没什么不对的地方?稍稍这么一想,夏糯也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多,于是便等着沈穹付完账,之后帮祝后买的小皮鞋也是如此,沈穹并不要她付多,这样下来她自己零花钱竟剩了一半有余。
    在商场逛的久了,夏糯有一点口渴,只是三楼并没有卖水的地方,于是问沈穹:“我们去一楼买一点水来喝吗?”
    沈穹仔细想了一下却拒绝了:“我要去洗手间一趟,你先去一楼买水,买完就在那个黑色咖啡厅等我,我会马上来找你。”

章节目录

[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百里锦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锦官并收藏[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