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刚刚沈穹是说糯糯要参加一个创业计划吗?
    夏妈妈不自在的动了一下,经过这么一个思想上的乌龙,竟然对沈穹提到的事情感觉异常的平静,沉默了大概半分钟才问:“创业计划?糯糯自己答应了吗?”
    沈穹对之前夏妈妈心中一系列的想法并不知情,只是看她并不似之前所想象的那样排斥,心里底气足了一点,道:“糯糯对这个计划也是有兴趣的,在几天之前我们几个也开过一次会议确定了创业的一系列事项。”
    女儿已经同意了吗?夏妈妈心里的惊讶不止一星半点,糯糯从小对这些事情就不太感兴趣,更遑论会去参加一个创业计划?她凝目看了沈穹一眼,难道说问题的关键在于沈穹这个人吗?
    “只是单单是这件事情,糯糯可能也并没有什么对您不好开口的,只是我这边考虑到公司未来的一些发展需要……将一部分股份交给了糯糯替我保存。”
    看夏妈妈在思考这件事情,沈穹朝她再次鞠了一躬,“希望您能理解。”
    “将一部分股份交给糯糯保存?这是什么意思?”夏妈妈皱眉,不太理解沈穹的话:“你们创立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做互联网页。”沈穹并未深讲,只是道:“这次我们一起的创业团队加上糯糯一共有六个人,我和糯糯,刘图师兄还有上次的何远律师,再加上风擎集团的公子莫一,以及我的一个朋友。上次张明的事情,在何远律师的帮助下张家爸爸赔偿了五百万给我,再加上之前偶然一次,我做的一个企划方案被风擎集团的董事长看中,也花了一笔大数目买走,所以创办公司在几个人中我出资是最多的,占据的股份也高达百分之五十五。”
    少年说完这段话后客厅里便安静了起来,夏妈妈在心里狠狠的吃了一惊,没想到沈穹他们做的这么大!
    如此看来单单沈穹就至少出了千万之多?
    真是……夏妈妈吐了一口气,正了脸色问:“那小穹你说将一部分股份交给了糯糯保存具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其实是我有求于糯糯。虽然在这次计划中我出资是最多的,但莫一作为风擎集团的公子,对这样的分配一直有一些不满意,再者因为我一些私人方面的原因,绝对控股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并不真正有利,自从上次糯糯在小巷中救了我,事后又帮我补习功课,相处的多了……孙阿姨您应该是最知道糯糯的,心思纯净,和她相处起来一直非常舒服,她拿我当做朋友,我同样也将她当做我最信任的人。”
    “因此在股份的分配出现了问题时,我最先想到的就是糯糯。”
    沈穹眼神明亮,毫不躲闪的看着夏妈妈道:“我像糯糯提出转让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给她…”
    “什么?”
    夏妈妈忍不住惊讶的截住了沈穹的话:“你转让给了糯糯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
    “是的。”沈穹点头:”不过也有条件在,我希望在未来,等公司发展壮大后,一旦有重大的决策需要作出,糯糯能够无条件的站在我这一边,支持我,这样其实也就像这些股份还在我自己手里一样。”
    ……
    不可思议到极点。
    夏妈妈深呼吸一口气,稍稍捋顺了一下脑中的思路,最终开口道:“小穹,这件事情我不知道糯糯是怎么回答你的,不过你们两个现在都还小,不知道社会险恶,更不知道利益之下人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也许孙阿姨说的有一点恐怖了,但这件事情干系太大,涉及的金钱数量也远远不是糯糯她能承受的起的,不管你现在有什么原因,作为糯糯的妈妈,我是不赞同这件事情的。”
    “何况现在你们都还未成年,创业这样的事情孙阿姨自然是支持的,但最好还是要和家里说清楚,糯糯白白拿了这些东西,于两家的感情也有碍,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要提了吧。”
    ☆、第31章 到达
    客厅里寂静一时,沈穹却站起来朝夏妈妈鞠了一躬,沉着声正色说道:“孙阿姨,这件事情不论是我还是糯糯,我们都是认真考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您说得对,这个世界上人心易变,所以才更衬托出她的难得。”
    他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说来难堪,这么多年……孙阿姨是看着我长大的,家里什么情况其实也瞒不过您,我希望自己能为爷爷奶奶撑起一片天,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能成为他们最坚强的后盾。”
    “他们已经没有女儿了,孙阿姨,我希望我能代替她做这些事情。”
    少年背光,身边的灰尘一下一下飞舞,夏妈妈心蓦的一软,沈穹继续道:“转让给糯糯的资金让她名正言顺的以资入股,我不会留下任何说明,就像这些东西原本就是糯糯的一样,这件事目前为止我也没有同任何人提过,知道的也只是我、您和糯糯三个人,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更不会知道这些,所以这方面您可以放心……我唯一的请求,希望孙阿姨您能谅解。”
    他垂着的脸上看不清表情,撕裂伤疤给别人看到会是怎样的痛苦?夏妈妈目光一闪,最终还是叹气道道:“等糯糯回来我问一问她吧。”
    这是松口的意思?沈穹心里一笑,面上也露出高兴的神色说:“谢谢孙阿姨!”
    也因此等夏糯回家时,便瞧见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想起之前沈穹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把书包放到房间里才出来坐到夏妈妈身边去。
    夏妈妈摸了一摸女儿的头发,看着她眼睛问:“沈穹今天来找我你知道吗?”
    “嗯。”夏糯点头:“他之前给我打了电话。”
    “好。”夏妈妈握住夏糯的手说:“那我就直接问了,糯糯真的答应了沈穹转股份给你这件事吗?”
    感觉到妈妈似乎有一点不赞同,不过夏糯还是诚实的点头道:“嗯,我答应了。”
    她这么回答夏妈妈和夏爸爸对视了一眼,惊奇问:“糯糯怎么会突然对商业这方面感兴趣?还是只是因为沈穹对你的请求你不懂拒绝呢?”
    “不是不懂拒绝。”如果夏糯真的不想做,就根本没有什么能动摇她的立场,“我愿意答应所以才答应的。”
    ……
    夏妈妈叹一口气,感觉糯糯还是年纪太轻,把这件事的利弊得失看得并不清楚,只好说:“你觉得自己适合做这件事么?商场上的那些林林总总你能忍受吗?”
    夏糯低了头,有一点沮丧又有一点希望的说:“我现在还不是很懂,但我愿意去学。沈穹那么厉害,跟着他我一定能学到这些的。妈妈,”夏糯又抬起头来,眼神亮晶晶的说:“妈妈,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了,我可以去做吗?”
    ……
    谁能拒绝?
    女控夏妈妈耸肩表示,她不能。
    夏糯从小因为智商高于常人太多的缘故,比起别人家的小孩来说本来就格外安静一点,那些小朋友们不论是在玩儿沙子或者捉迷藏还是跳皮筋的时间,夏糯都永远在抱着厚厚的书本在看,从小没什么朋友,只有大她两岁的祝后觉得这个小妹妹可爱,愿意和她一起玩儿,对父母提的要求少的不得了,能自己解决的问题通通自己解决----
    而这样的夏糯,恰恰是夏妈妈最心疼的样子。
    她宁愿让女儿不要那么聪明,同其他普通的小孩一样,开开心心的度过自己的童年,不过后来她也渐渐懂得,有的小孩捉迷藏很高兴,有的小孩儿打游戏很开心,而夏糯只是恰好看书会很有满足感而已,这样的满足感和其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那些快乐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生来特殊,但又并没有什么特殊。
    也因此夏妈妈夏爸爸从小对女儿就没什么要求,她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喜欢物理那就去念物理,甚至在前世,她想去英国学习更先进的学术,纵然心里有诸多顾虑,他们除了支持也从未说过什么舍不得的话。而现在,女儿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请求自己同意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既不违法也不缺德----
    谁能拒绝?
    夏妈妈最终笑了一下,轻声说:“可以,糯糯你想做就可以。”
    -------------------------------------------------------------------------
    不过那场a市之行夏妈妈最终还是决定陪着一起去。
    正在收拾行李箱的夏妈妈回头瞪了夏糯一眼说:“我陪着你一起考完试,之后我再回来,你们有什么计划啊要求啊自己再去做就是了。”
    到底是不放心,夏糯毕竟才十五岁,沈穹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两人要独自在a市呆上一周之久,想了想最后说:“不行,要不你们住到付叔叔家去?”
    夏糯眨了眨眼:“我每天和妈妈开视频打电话,你不用担心,去付叔叔家住不是很方便,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我会主动去找他的。”
    夏妈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哀怨的继续收拾东西,女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了嘤嘤嘤qaq。
    如此准备了两日,二十六号一大早,夏妈妈和夏糯便起了床,夏奶奶也刚好到家,老人见着夏糯便笑开了花,揉揉说:“糯糯考试加油啊,回来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奶奶。”夏糯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夏爸爸帮忙把行李带到楼下去,刚好沈穹也在下面拿着一个行李箱等着,被冷风吹得脸都红了。
    沈穹立马上来帮忙,接过夏爸爸手里的箱子,搬到出租车上去。
    到机场时还有四十分钟才能上舱,夏妈妈拿着票去办手续,两个孩子留在原地等着,夏糯朝沈穹问:“这次去a市我们主要做什么啊?”
    沈穹眨眼说:“找人,具体的工作还得到a市咱们再看,先清楚了具体的情况咱们再做安排吧,你先安心考试。”
    夏糯点了点头:“好。”
    2015年11月28日,a大。
    临近十二月的a市冷的吓人,室内有暖气倒很好度日,室外则冰风似刀,稍稍呆一小会儿整张脸都会感觉不是自己的,夏糯、夏妈妈并沈穹准时来到a大校门外,一下车便被冷风兜头打到身上,夏糯冷的双手环在身上,夏妈妈搂住女儿肩膀往校门处走,便看见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学生也站在门口等人的模样,抬眼看见夏妈妈双眼一亮,大步便走到三人面前来。
    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已经到中年的身材也并未发福,还是如同年轻时一样修长挺拔,脸上如同驻颜有术,四十岁的男人看起来还是潇洒如同读书时一样。
    “小峤。”付严华笑着给了夏妈妈一个拥抱,声音磁性到使人无法自拔,又拥抱了夏糯一下说:“糯糯一定是想付叔叔了是不是?”
    夏糯大大方方的笑了一下:“想了。”
    “哈哈。”男人笑的合不拢嘴,看见站在一边的沈穹道:“这一定就是沈穹吧?欢迎欢迎啊。”倒是给了他一个男人之间的握手,沈穹也浅笑着问好:“付叔叔好。”
    “好。”含着笑意应了一声,付严华转身带着三人朝内里走,边指了一下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学生:“等下小何带小峤和沈穹去我办公室等,糯糯就和我一起去候考室,考试还有一个小时开始,先去那边等一下。”
    夏糯点头:“好。”
    等到了a大文学院行政办公楼,几人便要分路而行了,夏妈妈停下脚步在夏糯额头吻了一下说:“糯糯加油,妈妈在这边等你。”
    沈穹也笑着道:“加油。”
    “嗯。”夏糯眨眨眼:“你们进去吧。”
    目送着夏妈妈和沈穹进去后付严华便继续带着夏糯往考试那栋楼走,路上道:“考试内容分文理两室,糯糯不用紧张,题虽然难,不过也难不倒你的。”
    夏糯点头表示知道,付严华又继续说:“这次报名来参加的倒比往年的人数多一些,有三十几个呢,看着水平还都挺不错的,男生要多一点,小女孩加上你也就七个。”
    等两人到了候考室,门外有老师守着,见付严华带着夏糯过来便笑着说:“付教授,这是哪家的孩子啊?”
    付严华面上笑了一下,看着夏糯对自己摆手进了教室才回头说:“我家小侄女儿,年纪小,刘老师帮忙照看着点儿,万一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
    “好勒。”刘老师笑着答应了,这样的事无伤大雅,人情不做白不做:“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照看着。”
    “那我就先走了,要结束了我再过来接她。”
    那边夏糯进了候考室,才发现教室里的人数并不多,都是少年模样,大概十多二十个的样子,有个女孩子见她进来四处张望,热情的从座位上跑过来拉着夏糯的手道:“你好啊,你也是来考试的吧?我叫方若,方是正方形那个方,若是如果的若,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叽叽喳喳的样子和唐婷很像。
    夏糯心里莫名多了几分亲近,和她一起坐下来说:“我叫夏糯。”
    “夏天的夏,糯米的糯吗?”
    “对。”夏糯点点头,方若兴奋的说:“你的名字好可爱啊!”
    她正还想说点儿什么,门外便又有动静传来,听刚才那位刘老师道:“孟教授您亲自来了。”
    接下来孟教授厚重的声音便传到夏糯的耳朵里:“嗯,先带小明过来候考。”
    声音熟悉的夏糯忍不住侧头朝门外看过去-----
    三个人相对而立,其中两位都是夏糯前世再熟悉不过的人物。
    她跟了十年的导师孟虢和他的儿子孟修明。
    ☆、第32章 伤疤
    此时的孟修明也不过十七岁,同前世一样戴了一副银边眼镜,浅褐色的头发微微卷着,看起来格外可爱一些,稍显稚嫩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倒是方若,瞧见他在外面站着,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冲到门外头去,拉着孟虢的手问好:“孟叔叔好。”又叽叽喳喳的朝孟修明说:“我早上还说和修明哥哥你一起来呢,但是爸爸有会要开,我就提前过来了,在办公室等的好无聊就过来这边啦,不过我有认识一个新朋友哦。”
    方若说着便拉着孟修明跟孟虢道了别,片刻后就到了夏糯面前,冲她笑了一下挽着孟修明的胳膊说:“夏糯,这是孟修明哥哥,我们从小一起玩儿到大的。修明哥哥,这是夏糯,我们刚刚认识的哦,以后说不定在一起上学呢!”
    她显得很高兴,当事人的夏糯和孟修明两人却显得格外沉默一点,特别是孟修明,漆黑的眼睛在夏糯身上停了一会儿就移开了,夏糯倒是一直看着他,感觉和十年后……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夏糯笑了一下,小小的女生大方的跟孟修明问好道:“孟修明你好,我是夏糯。”
    右手食指和拇指摩擦了一下,孟修明有点不知所措,倒是夏糯看到他这个小动作,知道他在犯紧张,正想开口说一点什么,方若却提前一步朝夏糯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夏糯你别怪,修明哥哥见到陌生人是有一点紧张的,不过对人可好可好了!”
    “嗯。”夏糯点了一下头,现在离考试的时间还有大概半个小时,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又进来几个,方若便带着夏糯和孟修明到角落里去坐,又问夏糯:“夏糯你是哪里的人啊?听着口音和a市不是很一样耶。”
    “s市。”夏糯答着,其他方若没问的也没多说,可怜三个人里,夏糯和孟修明都是不会聊天的人,方若倒很看得开,一个人拉着孟修明也能说上好一阵子,孟修明也会偶尔蹦出几个字来回应她。

章节目录

[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百里锦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锦官并收藏[重生]你不知道的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