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到现在23年里,可以说是人生经历起起伏伏的向戎此刻也必须承认他的心神受到了冲击。
    路山晴性器周围光滑润洁几近无毛,被暴露出来的小阴唇粉嫩桃红,因为沾了淫水的缘故显得湿嗒嗒有些可怜。花穴口就是一个十分细小的肉洞,随着她呼吸起伏收缩。顶端的阴蒂肉球还只是浅浅顶出一个小尖端。
    太艳了,惹起人心底最难以言说的施暴欲。
    向戎扣着她腿根借力,把脸狠狠压进花谷里,某种长久以来的肖想在这一时刻悄然圆梦,他觉得这一下都够自己射出来了。
    鼻梁在蒂头尖上磨着,用唇舌去搅动阴唇内侧和穴口。路山晴只觉一股酥麻痒意直逼小腹,向戎触碰的部位仿佛有电流如游蛇般扫遍全身。
    “嗯哼……”嘤咛自口边溢出,条件反射去夹腿,结果又蹭到男人头顶没有收回的豹耳,猝不及防下叫喊得更大声了。
    舌尖尝到穴里更加汹涌流出的蜜液,向戎故意频繁地抖动耳朵贴向她大腿内侧。
    路山晴想起身捏住他的耳朵制止,可是腰腿发软根本使不上劲,只能厉声喊他:“向戎!”
    原本想喊出凶神恶煞的气势,实则一出口就是娇嗔。被点名的人失笑,“嗯,怎么了?”应声之后找准蒂珠,用牙齿轻轻拉扯着往外揪,再用舌尖重重顶回去。
    听到回应想踹他一脚的路山晴无力招架这份灭顶快意,腰身向上拱起又回落,像一条濒死弹动的鱼。
    看到她穴口收缩幅度变大,转动舌头去刺激那周围颤动的肉,没到一分钟,大量黏稠清液就喷涌出来,被向戎尽数舔食了。
    对于动物来说,排出体液承载着许多社交作用。但他们是兽人又不是单纯的兽,路山晴对自己这种类似尿失禁的行为有点感到羞耻,而且向戎居然还吃!
    她伸手要向戎抱,“你干嘛吃啊,呜呜……”又羞耻又担心那里边流出来的水味道奇怪。
    高潮之后就会找他撒娇,一个很可爱的小习惯。向戎从善如流搂起她,舔了舔唇似在回味,“你的水很甜,嗯,也很多。”好吃,爱吃,还想吃。
    听他这么说,好奇压过了羞耻心。瞧见他鼻尖嘴唇和下巴上都沾着水液,路山晴主动凑过去亲他,像小猫舔肉糜一样品尝残留的味道。
    任她动作的向戎胸膛振动闷笑两声,就着两人搂抱对坐的动作,抬臀脱裤子释放憋胀许久的性器。
    “怎么样,好吃吗?”向戎问她。“不好吃,有点涩涩的腥气。”路山晴皱着鼻子吐舌头,那点甜味可以忽略不计。
    舌尖垂出与邀请无异,向戎又按着人的后颈使劲亲,“你自己坐还是我来?”
    粗硕的肉棒已经和自己下面抵在一起,热度灼人蓄势待发,她好像都能感受到柱身上的青筋正挨着穴肉跳动。
    身体力行回答了向戎的询问,坐在他腿间不好使力,路山晴挺身跪立起来。男人手一直扶在她腰后,二人紧密无间地贴着,胸乳自然压向他的面庞。
    试问哪个男人能抵得住埋胸的快意?向戎自然而然就要去吃奶。路山晴乳尖被叼住,双腿发软立不稳,一拳捶向他肩膀,“你先别动!”向戎哪敢不听,只乖乖把脸贴着她便不再乱动。
    男人那物事实在尺寸夸张,她非常有求生欲地自动把手撑在向戎肩上,用自己流出的水去上下蹭着润滑。直到她觉得下面已经足够黏黏腻腻,暗暗吸了一口气给自己鼓劲。
    放一只手下去半握住肉棒根部,用那顶部前后试探着对准位置,缓缓把身子往下坐。
    鸡蛋大小的龟头虽然看起来足够圆钝无害,实则胀人得很。路山晴毕竟是初次,下面不曾承受过这种程度的开拓,再加上心里有些紧张,自然坐得更困难些。
    顶端进了一半,两人都是不上不下半痛半爽。路山晴忽然低头不再动作,向戎时刻注意着她的反应,见状心头一突,正要开口询问。
    灿金眼瞳似是要直直探进人的灵魂深处,“臭黑猫,你等下最好给我轻点。”路山晴说完,用力拽了一下向戎的豹耳才算解气,紧接着豁出去般用力往下一坐,直接把他肉棒吞了一半进去。
    “…唔嗯”向戎又被骂又被揪耳朵又猛地进入了爱慕着的女孩的身体,从精神到肉体各个层面都爽麻了。性器被甬道内层层迭迭的软肉拥挤着全方位包裹起来,高热之下的紧缚感让人思绪发飘。
    稍微一缓,又抬头去端详路山晴的脸,刚才应该是小老虎又出来了。
    路山晴状态还好,这回身心开放下的互动让她好受很多。见向戎一脸紧张地看她,反倒把她的紧张消除很多。“向长官,喜欢吗?”她是凑近对着豹耳说的,还耀武扬威地抬了抬屁股,落下去又给吃进一截。
    “喜欢,喜欢得想就这么死在你怀里。”
    最初的紧绷和疼痛过去,小穴里又蓄足了粘润的液体,几乎是浸泡着棒身。向戎腰腹发力,往上一顶,把路山晴顶得胸部都跳了一下。
    “嗯啊……”根本难以抑制的快感只能通过娇喘发泄出去一部分,路山晴自己都惊讶于能发出这么甜腻的叫喊。向戎的性器是越往下越粗,烫硬得像温泉里泡过的石头,她恍惚之间觉得自己好像坐上了某种刑具,全身上下只有下体一处着力点。
    二人渐入佳境,向戎岔腿抱着她提胯顶腰,每一下进入用的都是要推平她小穴内褶皱的力度。“好宝,喊我名字。”他在快要把人溺毙的欢愉中迫切地想要得到路山晴的怜惜和注意。
    “嗯…向戎”她隐约接收到男人话语里不甚明显的卑微和不安心态,半睁着迷蒙的眼将手指插进他发间,捧着他的头,在人额前印吻。
    之后密密匝匝的亲吻如雨露般撒在他脸上,沁入心田。
    向戎顶弄的速度慢下来一瞬,随即收臂将人箍牢在身前,埋头在她肩颈,发了疯般撞击起来。尽管被紧勒着,路山晴依旧在他大开大合的动作下颠簸起伏,眼前被撞得发花,口中的叫声都破碎不堪。
    高速捣弄下,快感不断在两人体内堆迭。路山晴只觉得这个姿势顶得太深了,小腹酸得不行,又麻又痒。阴蒂不断撞在向戎下体的耻毛上,让她开始频繁夹缩着穴道。
    向戎早就想射了,一直忍着,不想第一次露怯而已。感受到她体内的躁动变化,也是被路山晴夹得濒临喷发。又接连抽插了几十下,才射在她里面,低喘着和她一起高潮了。

章节目录

不会化形(兽人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叮叮咚迭迭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叮叮咚迭迭响并收藏不会化形(兽人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