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汽蒸腾间,路山晴慢吞吞把自己剥光,红着脸不敢看向戎。给自己做心里建设,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好扭捏的,该洗洗,该上上。
    向戎调试好水温,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没脱,朝路山晴摊开手,“帮我。”
    迈出第一步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她乖巧抬手解扣子,时不时碰到衣物下的胸肌腹肌,对向戎而言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休闲西裤的纽扣比较难解,路山晴不得不半跪在地上,方便手指使力,不然以她的手劲能直接把人裤子撕烂。
    瓷砖冰凉,向戎一把捞她起来,在屁股上轻轻扇了一下,凶道:“跪地上舒服?”臀肉瓷白滑嫩,手放上去就不想挪开,又怜惜地揉了揉。
    “那不给你脱了。”让帮忙也是他,打屁股也是他。男人,阴晴不定。
    向戎无奈摇头,三两下脱得赤裸,也凑过去和她挤到一处淋水。
    “你都把水挡没了,我怎么洗!”这些兽人真是比吃了生长激素还夸张,一个二个高壮得像小山。她怎么就不能化形呢,说不定还能长高。
    一头金发被水打湿,丝丝缕缕黏在额头和脸颊肉上,气呼呼扬着下巴控诉向戎,像一只可怜兮兮的落汤小老虎。
    男人干脆伸手拿下花洒,直喇喇喷淋在路山晴挺翘的胸乳上。
    乳头在外力刺激下逐渐挺立,浅淡乳晕更是敏感异常,毫不设防的路山晴被数道水流直射冲击得浑身一抖,举拳就要揍人。
    向戎抬手裹住软绵绵的拳头,“别打,是我不好,太突然了。”坐在浴缸边曲臂搂过路山晴,先是亲了亲饱满垂胀的乳肉,随即一口含进刚才在水流中颤颤巍巍的乳尖,舔吮那颗嫣红的凸起。
    在空气中沾染的凉意被尽数驱散在男人口中,路山晴舒爽地向后仰头,双手插进向戎发间,主动挺胸迎向他。
    嘴唇离开她的乳肉,发出“啵”的一声清响。“满意了?”向戎感受到她的动作,好笑地问道。
    “厚此薄彼。这边也要。”路山晴恼羞成怒,直接抓起向戎的手掌盖在另一边胸上,瞪着他表达不满。
    眼波氤氲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勾得向戎牙根痒痒。乳肉沉沉坠在手里,一捏又像会流动般从指缝中溢出部分。
    男人继续埋头吃一边的乳,另一边揉捏玩弄饱涨乳球的同时,用食指和中指的指节夹住乳粒搓捻。
    两边同时受到感觉上截然不同的刺激,路山晴有些承受不来,抱着向戎的脑袋,口中小声迭喊着他的名字,小腹涌动酸意,抑制不住难耐地夹腿,感觉腿心部位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流淌。
    向戎终于松开她胸前的两团,满足回应:“嗯。好宝。”
    鼻尖嗅到一股浓烈的馥郁腥甜,是从路山晴此刻正夹绞着的腿心散发出来的。那里的毛发稀疏浅淡几近于无,还透着嫩生生的意味。
    坏心思再度升起。向戎轻拍女孩大腿示意她放松,接着用膝盖顶着撑开她腿间,拿过刚才放在一边的花洒,对着阴户滋过去。
    下体比乳房要敏感得多,只这一下就让路山晴急喘出一声娇哼,双腿发软直直往下跌坐。
    向戎没想到小姑娘居然这么敏感,赶忙伸手去接她屁股。掌心垫在膝盖上,从前到后稳稳兜住整个性器,掌根挨着阴蒂,掌心连带指根紧紧贴合花唇,指尖陷进臀缝中触到菊穴。花液滑腻,润了满手。
    短短一瞬的失重感袭来,路山晴只感觉自己下面砸在一张烫人的大掌上,稍带粗粝的灼热磨得人格外舒服,条件反射性地摆动腰肢在他手里磨蹭。
    “小白虎,想勾死谁!”
    可不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小白虎吗,一身皮肉白润得扎眼,下面也像捧着一块泡着水的嫩豆腐。
    路山晴倾身攀附在他肩头,闻言摇摇头反驳道:“不是小白虎,是大老虎。”要是能化形,准要变个威武黄金大老虎吓死他,看他还乱说话。
    向戎手上用力把人拖过来贴近自己,另一手按上她的背,沿着脊椎骨节慢慢细致地抚摸。正欲下一步动作,就被按住,只听,“你先别动,这样舒服。”
    感觉到屁股下面坐着的手有要撤出去的动势,路山晴不满了,单臂撑着向戎的肩,咬牙切齿地勒令他。
    身后豹尾难耐地甩动,向戎憋得额角青筋涨跳,算是认清了这女人主动归主动,就是还有只顾自己爽快不顾旁人死活的问题。“那你也照顾照顾我。”适时表达需求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教学。
    路山晴低头看向他胯下那物,颜色深红,大小骇人,根部格外粗硕,过渡到顶部才显得没有那么狰狞。好像是感受到视线,棒身跳动两下,铃口翕张着又挤出一股清液来。
    确实蛮可怜的,但也很可怕,只能选个折中的方法。路山晴抬起一条腿,完全跨坐在向戎身上,重新调整位置垫好他的手坐上去,用大腿肉顶着肉棒,这样她前后磨的时候就能一起照顾啦!
    再抬头,向戎一双眸子黑沉沉盯着她没说话,路山晴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还没照顾到位,揉揉豹耳安抚他,又捧起一只奶子送到男人嘴边,“给你吃。”
    向戎哪里还有不满,他只心想,这可能就是天堂吧。
    身体晃动中快感如浪潮一般冲刷路山晴的意识,乳尖被叼住的拉扯感让她不得不更加紧搂住向戎的头,脸颊蹭在发顶上对着豹耳喘息不止,听得向戎也情动不已,频繁甩动耳尖来消减燥意。
    豹耳上细密的黑色绒毛时不时擦过唇畔,扰得路山晴心乱,忍无可忍之下将其一口含住,直到用舌尖将毛毛舔得濡湿倒伏才罢休。
    向戎哪受得了这种刺激,猛地抽动手掌,寻到女孩已经膨大露头的蒂珠,在上面重重按揉起来。
    本就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欲望骤然爆发,路山晴后仰身体悄悄抬起屁股妄图躲避这迫人的情潮。向戎怎么会放任她的动作,环臂牢牢将人禁锢于胸前,加快揉捻的频率,自己下身也被她挣动中乱颤的腿肉挤压得痛爽异常,直叫人呼吸粗重。
    第一次经历激烈情事,路山晴很快便尖声喊着小高潮了一次,腰肢在向戎手里小幅度抽搐弹动。好不容易回神,想起来澡还没洗完,恶狠狠拽过向戎的尾巴掐着,“都怪你!腿酸!”
    小姑娘手上都没使劲,也就嘴上装得凶巴巴。向戎心里爱意融融,除了宠着还能怎样呢,认错态度良好地凑上去亲了亲香唇,“好宝,确实怪我,我给你洗。”
    洗浴间不是个方便施展的地方,还是赶紧给人洗完擦干,免得彼此都受折磨。

章节目录

不会化形(兽人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叮叮咚迭迭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叮叮咚迭迭响并收藏不会化形(兽人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