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开始揭露这个玛丽苏世界的最残酷无解的地方。
    (也是最重要的设定和书名的意义)
    如有不适麻烦自行避雷。
    ======================
    宋姚发现自己被删掉好友的一刹那,神经中仿佛有一根弦忽然绷断了。
    扪心自问,他爱任小月吗?
    当然是爱的,对于曾经什么女人都得到过的大少爷来说,从见到任小月开始眼里就再看不到任何女的,天姿国色不行,九尾妖狐下凡他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不是痴迷到骨子里还有什么是?
    他看着微信上“你还不是对方好友”的灰色提示,凉意与刺痛从心头蔓延到全身,仿若深冬寒冰,刺入骨髓。
    所有的骄傲仿佛在此刻都化为嘲讽的利箭,反噬自身。
    他这一刻特别想问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种无望的情绪中?
    旁边端着酒杯的墨栖川微微蹙眉,只因好友看了手机后,连珍藏的爱酒都撞翻了,酒水和玻璃碎片洒满了一地。
    “老墨,”宋姚的头颅低垂着,眼眸依然盯着手机上的信息,声音低沉中带着诡谲,“苗疆蛊术果然名不虚传。”
    墨栖川见对方还有心情开玩笑,松了口气:“你还是赶紧带我去见人吧,再这样下去我怕你是要被这蛊给毒死。”
    毕竟好友的表情是真的不对劲。
    “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上次餐厅遇到的那女生有眉目了吗?”宋姚挑了挑唇,强撑着无所谓的表情跟对方聊道。
    墨栖川面色顿时一沉,这几日他夜夜梦回那个狭小的厕所,瘦小的女孩紧紧地依赖着自己,花穴里汩汩流淌的蜜汁好像要把他整颗心都溺毙。
    素来冷静的他也难得产生了快点去s大找人的念头。
    只不过,他还没跟好友说,自己要的女生也是s大学生。
    墨栖川向来谋定而后动,不喜欢在行动前大张旗鼓地宣告出来,因此也就错过了和宋姚沟通情报的机会。
    而另一边。陪家人奔赴家宴的卫宁,瞥了眼手机上无法发出去的信息,也捂着嘴咳嗽起来。
    作为家中备受疼爱的独子,卫母赶紧扶住了他,摇头道:“这b市气候太干燥,风尘又大,叫你戴口罩还不听话。”
    卫父作为一家之主,威严甚重,此时回头看着妻子叹道:“小宁这都是被你娇惯出来的身体,这次见到父亲又该挨批了!”
    可是等卫宁松开手来,所有人都悚然一惊——
    “小宁!”
    满手的血,硬生生从喉咙里呕出来的。
    卫母看得声音都打颤了:“这、这怎么,这么多血......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吗?”
    卫宁看着掌心的血,心尖掠过一丝蚂蚁啃噬般的疼。
    他在想,自己难道真的是气急攻心?可是,为什么会对一个于自己丝毫无意的女生这么在乎?
    随着这个想法,他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这次从喉腔中涌出的血更多,仿佛止不住一样。
    “去医院。”卫父到底沉稳,深吸了口气逼自己冷静下来,给司机打了个电话,“黄叔,你赶紧过来机场,小宁身体出问题了得立即送医院。”
    这边兵荒马乱,正主那里也不遑多让。
    “放手,路子蕴你神经病!放手!”任小月没想到自己只是早了几分钟到思修的大课室,就被少年拖到课室后门的角落,深深地搂住。
    少年健壮而有力的手腕钳住她的双臂,让她根本动弹不得,而那张英俊得被网友称为“人间灼日”的脸庞,此时埋在她的肩窝处深深地吸气,任凭她怎么抵抗都不放。
    任小月气得想尖叫又不敢把人招来,自己的几个舍友在门口的自动贩售机买水,马上就要进来。
    “小月,你知道吗,我都快想死你了。”路子蕴死死地抱着她不放,闷声委屈道,“我每晚都会梦到你,可是醒来却抱不到你。”
    “不是,我谈男朋友了,我不是说过吗!”任小月简直要窒息了,她现在才发觉“桃花运”太好也是个大问题,“你放手啊,别这样好吗。”
    “我只是抱一下你就恶心,”路子蕴只觉得心脏被什么捅了一刀,“你男朋友呢?是不是他操你你都无所谓?”
    “你!”任小月气急,直接抬腿想要撞他下盘,却被反应神经极其敏捷的少年直接用腿抵住,更加用力地把她往墙壁上压。
    幸亏陆陆续续进来的学生都是走前门的,没什么人看到后门掩盖着的这对男女。
    不然任小月就是有十张嘴自辩清白,也要在学校论坛出名一番了。
    路子蕴胸口燃着的火已经太久了,久到每日每夜除了在泳池发泄多余的精力,别无他法。
    他看着女孩抗拒的小脸,几乎有点失去理智,恰着她的下颌在她的惊呼中咬了上去。
    “唔!”任小月被堵住嘴巴,死死地闭着唇不让他撬开,可是很快,从唇边传来的腥味让她惊讶地睁大了眼,“唔唔——”
    这是血的味道。
    片刻的怔忪让少年迅速找到可乘之机,唇舌立即灵巧地从唇缝钻了进去。
    任小月顿时尝到了更加咸腥的味道——操,他嘴巴里怎么这么多血!
    太过惊恐的她肩膀发力,狠狠地顶上对方胸膛,终于把对方撞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呸!”任小月别开头,气息有些不稳,“你、你怎么嘴巴出血啊?”
    路子蕴抹了把嘴唇,然后看到手背上一抹血渍,不由得怔住了。
    任小月见他挟持自己的力气减弱,立即从他身下一扭,跑了出来。
    “你......”她虽然很气对方的孟浪之举,但终究是人命大过天,“你赶紧去看医生吧。”
    “小月——”路子蕴还要说什么,可是任小月警惕地后退了好几歩,又回头张望,果然瞥见舍友们进门的身影,忙不迭地转身跑了。
    看着对方避瘟神般的举动,路子蕴死死地捏紧拳,深深地吐气。
    那股吞掉一切的燥热更甚,只想把任小月拖回来按在身下狠操一番。
    但他终究不是野兽,只能抵着唇,吞下嘴里的血腥味,转身从门口离去,并且拿着手机发了个消息给省队的人。
    由于最近准备全运会,训练中心每日都会给他们运动员做专业检查,路子蕴的身体居然前所未有地咳血,这一点是他自己和省队领导教练都不可能接受的。
    最健康的饮食,最科学的训练,以及每日的理疗锻炼,是怎么都不至于让身体呈现这样的状态的。
    不久后,不同地方的两个德高望重的内科医生嘴里,都说出来一句同样的话——
    “肝火太旺,急火攻心。”
    同时,路子蕴那边的主治医生还表示:
    “此外病人最近阳精过盛,可能需要适度发泄。”
    这些未曾透露出去的异变,任小月是不会知晓的。
    她只能隐约感觉到,冥冥之中又好像有点什么不一样了。
    姜峻恰好在此时给她发了条微信:
    【小月,我们认识一周了,这是纪念日礼物。[图片]】
    发过来的图里,是一个任小月最爱的布朗熊公仔,周围被一簇玫瑰围绕。
    任小月心头泛起一阵甜蜜。
    ====================
    1.这个因果律的惩罚生效期是一周,咳血只是第一阶段的警告。
    2.不是单纯的富江体质哦,是不爱她就得去死的体质。
    3.卫宁咳血是因为质疑自身感情(宋姚是因为还没进入惩罚期,所以无反应),路子蕴咳血是因为一周内没有和小月发生sex关系啦。小墨和小游还有小陆比较lucky的是都还没进入惩罚期。
    本书的爱情是很恐怖的,小月是个超级武器。至于思考真的是爱情吗,也不用担心,荷尔蒙激素飙升整颗心都只有她,生命也被她牵绊,还有什么比这更牢靠吗?(比起外貌吸引性格吸引什么的,我觉得男人这种现实的东西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命吧)
    【重点】对于本文女主体质解释,请大家重新观看文案。如果无法接受,烦请不要攻击作者,咱们好聚好散不生气。作者真的不搞文案诈骗。

章节目录

不爱她的人都会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redhear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redheart并收藏不爱她的人都会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