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月所有浅薄的性经验都来自于姜峻。
    她还不知道,不同的男性之间风格是大不相同的。当然,此时被欲望操控的她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相较于温柔耐心的姜峻,卫宁和宋姚都是被人伺候惯了的享乐派,行事上也更加放纵和随性。
    所以当少女的肢体被轻而易举地擒住,两只手臂被领带系在身后,被迫挺起胸前的嫩乳时,她依然察觉不到,自己即将接受的是一场怎样激烈而又荒诞的性爱。
    宋姚低下头,漂亮的桃花眼此刻暧昧而火热地凝视着女孩赤裸的躯体,掌心的冰块轻轻地贴上了少女的乳尖——
    “宝贝,我们先给你试着降温。”
    任小月顿时被刺激得弓起腰,想要扭动着避开那样寒冷的东西,可是男人却捉住她的腰,低笑着将冰块抵在挺立的乳首上,缓缓摩挲。
    卫宁的手覆在女孩的阴阜,修长玉润的手指慢慢地勾起女孩湿透的内裤,看着茵茵的黑色密林就忍不住轻叹——
    “小月,姜峻是怎么照顾你的?”
    他有点手痒,折身去了浴室,果然找到了一次性剃须刀和泡沫。
    正在拿冰块缓缓滑过女孩胸乳和腰腹的宋姚,半抬起眸看卫宁:“剃什么毛,光的更容易发炎。”
    卫宁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手指温柔地滑过女孩的下腹乃至腿心:“就是修一下,别急。”
    作为一个洁癖,卫大少爷屈尊给女伴打理下体也是人生头一次,在遇到任小月之前素来清高挑剔的他,从来没考虑过这种情形。
    但是此刻他埋在女孩的腿间,打量着对方未曾修葺过的茂密丛林,眼神和动作里都是耐心和柔意:“宋姚,你把她的腿按好。”
    刀片贴上女孩腿心时,冰凉的触感让任小月微微挣了一下。
    宋姚蹙了蹙眉,后搂她的力度更重了几分,两只摸过冰块的手此刻牢牢地钳制着她的腿弯,不让她乱动。
    “傻妞,给老子安分一点。”他咬着她的耳朵警告道,“要是刮伤了疼死你。”
    任小月摇着脑袋,眼睛紧闭着呜咽:“热死了热快点”
    她的大脑神经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她想要被身后的男人用力地填满,这么漫长的前戏让她不满极了。
    刀片在花唇周围“唰唰”地擦过,将杂乱的毛发都剃了下来。
    但这个过程实在有些不方便,女孩的穴口流着汩汩的透明汁液,很快就把卫宁正在动作的手打湿了。
    “小月的水还挺多的。”男人用手指摁了摁女孩的阴唇,刺激得她不断收缩着花瓣,蠕动的姿态美不胜收。
    等到卫宁终于把女孩下体阴唇周边的杂毛剃掉,还拿湿毛巾擦干净后,任小月终于爆发般地哭了出来——
    “啊快给我啊!坏人!”
    她浑身上下都抖得厉害,整个人好像灵魂浮在了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
    宋姚的呼吸已经灼热无比,他扳过女孩的头,眼睛紧盯着女孩红红的眼角,颤颤的嘴唇,红润而甜蜜。
    “会给你的,乖,你要什么都给你。”他含糊地咬了上去,深深地吸吮。
    卫宁把毛巾往床下一丢,跨上柔软的床铺,就着任小月回头与宋姚亲吻,双腿还张开的姿态,慢慢地将手指塞进了女孩的肉缝。
    “嗯!”任小月身体一抖,可是还没发出颤音,就被宋姚灵巧的舌头卷去了剩余的呼吸。
    宋姚大少爷的调情手段素来高超,此时为了让任小月舒服,更是百般挑弄,吮吸着她的舌头,就缠着她与自己共舞。
    涎液从女孩的唇角缓缓往下淌,下身也流得泛滥成河,卫宁甚至没往洞穴里探,只是揪住那一小粒凸起的肉豆,轻拢慢捻,就已经刺激得她眼角都渗出生理性的泪水。
    两种气息一前一后地夹着她,轻松地制住她任何想要逃跑或者挣扎的欲望。
    在双乳被身后的男人握在手里揉捏,下体又被按着最敏感的花心晃动时,她紧闭着双眼,喉咙里的呜咽都化成了哭喊——
    “啊啊哈”
    因为太舒服了,所以想要逃离。
    但是又想要被插进来——
    体内的空虚和火热还没有纾解呢。
    赤裸的肌肤上,四只大手不断地游走,或轻或重地爱抚着女孩战栗的肌肤,吮咬的声音“啧啧”作响,和下体被玩弄的淫糜水声融为一体。
    “差不多了,你先还是我先?”卫宁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解开了身下的凶兽。
    宋姚稍稍松开女孩湿漉漉的唇,眼神有些阴毒地瞥了他一眼:
    “你他妈这是在商量?”
    这龟孙子的鸡巴都怼进他宝贝的逼里了,还得假模假样地问一下是吧?
    要不是为了任小月,他估计现在就能一拳把这假仙的脸锤歪。
    卫宁笑了一下,然后用手指剥开女孩层迭的花瓣,露出流汁的穴口,那深红的洞口仿佛最邪恶的引诱,而他无法抗拒。
    硕大的硬物一点点地抵了进去,顺着湿滑的穴道,慢慢地撑开里面细小的肉褶。
    “啊不”任小月无力地摇晃着脑袋,从尾椎蔓延而上的酥麻感几乎要将她逼疯。
    从宋姚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女孩的下腹被撑起,眼睛也因为不知道是快感还是痛苦眯了起来,鼻尖上挂着一滴汗珠。
    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仿佛最温柔的情人。
    只是他抓着她的胸乳的力度又是那么地重,乳尖被狠狠地拉扯着,麻痒的疼痛感让女孩下意识地发出了泣音。
    在双乳被肆意抓揉时,任小月忽然抽了一口气,体内原本进了一半的硕大忽然之间,硬生生地挺了进来。
    整个小穴被瞬间撑得大开,艰难地吞咽着这根入侵的异物,药物带来的神经性刺激犹如微小的电流,从下体蔓延到全身的快感顿时让女孩急促地喘息起来。
    卫宁扳着她的腰,看着她微微鼓起的腹部,只觉得她被自己插着的样子实在可爱极了。
    就跟他无数次夜梦中一样。
    任小月很快就感觉到了对方开始抽插起来,一开始动作并不激烈,但缓慢而又富有节奏,凸起的龟头在软肉上一下又一下地顶起又退后,让她感觉敏感点被反复地撞击——
    “呜哈啊啊啊啊不、不要弄那里”她的双手被束缚在背后,挣扎不了,只能任由其折磨自己瘙痒无比的小穴。
    任小月的叫床声听上去又嫩又好欺负,听得宋姚下腹滚烫,巴不得立刻推开卫宁换成自己提枪入阵。
    在情欲的刺激下,女孩的乳肉被抓得泛起了红痕,尖端被宋姚的手指捏着揉动,红肿的乳头仿佛是他最好的玩具。
    而卫宁腰腹挺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任小月被两人夹在中间,摇晃着,颤抖着,只觉得马上就要被撕成了碎片。
    花瓣和穴口自发地收缩着,紧紧地吸附在男人的性器上,贪婪又淫荡地滴着花汁。
    脑袋里一片空白和晕眩的少女终于感受到肉体里传来的强烈电流,仿佛要把她整个人都抽空一样,她本能地想要逃离,可是往后时,却是宋姚结实的胸膛,仿佛一堵坚墙将她拦住。
    而且,在她的股缝,饱满而又同样坚硬的棍状物也正抵着她无遮无拦的屁股,蓄势待发。
    她退无可退,只能在让她近乎绝望而又无比快乐的肏干下,颤抖着尖叫。
    =======================
    首-发:yuwangshe.uk(woo18uip)

章节目录

不爱她的人都会死(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redhear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redheart并收藏不爱她的人都会死(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