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容,我回来了。”
    宋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往日这时该坐在客厅看电视的妻子却不在。
    奇怪,人去哪了?
    宋明换上拖鞋,微微扯松领结,“阿哲!你在家吗?”
    无人回应,主卧那边却突然传出细微响动。
    宋明眉尾稍扬,想起宋母今天又来跟他哭诉,心里不由好笑。
    他相信玉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她只不过有点爱玩。
    想到这,宋明有些怀念两人在一起的大学时光,甜蜜且幸福。
    宋明径直走向房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他脑中突然闪过宋母说过的一句话:
    “她胡玉容就是个……的女人,我老太婆活了那么多年,大老远就能闻见她身上的骚味,啧啧啧,依我看,她绝对偷人了,儿啊,你这几天下了班就赶紧回去,说不定还能抓出个奸夫来!”
    虽然宋明对这番话嗤之以鼻,只当老太太年纪大了,干什么都爱挑刺。
    但,放在门把手上的手,却不由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宋明动作轻缓地推开门。
    床上躺着个睡美人,秀眉琼鼻,闭眼不说话时倒真有点不谙世事的美少女模样。
    宋明心里暖洋洋的,不管过去多久,他的妻子还是这么娇美,让他每次一看都为之动容。
    “小懒猪,吃饭了吗,想吃什么,老公给你煮。”
    玉容嘤咛一声,娇得人听了,骨头都要酥一半。
    “老公,你回来了呀,我今天在外面吃过了,不用煮饭啦。”
    “嗯,阿哲呢,还没回来吗?”
    “小叔子呀~”玉容眼睛滴溜溜扫一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宋明心头一跳,下意识环顾四周。
    “嗯?玉容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玉容:“我也不知道呀,一回来就跟我闹脾气,都不知道又惹到他了。”
    “老公,小叔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宋明见娇妻满眼委屈,几乎要哭出来了,有些忍俊不禁。
    “你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胡思乱想,阿哲怎么会讨厌你,等他回来,我再去劝劝他。”
    “别胡思乱想,知道吗?”宋明轻轻拥住玉容,低头便嗅到她发间清香。
    再一摸,发丝顺滑,光可鉴人。
    宋明瞧见梳妆台上放着的吹风机,心里更加疑惑,情不自禁便问:
    “玉容你……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要知道他和妻子在一起那么久,深知她懒惰成性,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
    因此他清楚知道,这个懒鬼,每次洗头从不会自己吹头发,除非有人帮她,否则她就算以后脑袋痛风,也不会亲自动手,而是喊他帮忙,再不然就是去外面花钱洗。
    发生了什么,她竟然改性了。
    666:啊啊啊啊,好刺激好刺激,宝,他是不是马上就要发现男主了!!!
    666:啊啊啊啊啊,男主你可要藏好啊!!宝,你加油,我知道你一定能化险为夷的!!!
    玉容:……
    不,她不能。
    该死,竟然忘了这事!
    要被怀疑了吗,要被发现了吗,你的弟弟就躲在这个房间里,在你回来之前,我们还在这进行过激烈口交,老公啊,你弟弟的鸡巴好大,比你的还要硬还要长,他马眼流出来的淫液都被我吃进肚子里了,老公,我是不是很乖,但你可不要随便吻我哦,不然……吃到一嘴别的男人的味道,可不关我的事哦~
    玉容表面上纯情无辜地眨眨眼,装得一脸可怜兮兮的样,“老公这么久都不回来,好忙的呀,今天我去接小叔,又被你妈给撞见了,她骂的好难听……老公,你要是不娶我,是不是就不用搬离家乡了,到时候你妈给你娶得个贤良媳妇,你也不至于这么左右为难……”
    薄被下,女人的花穴因为过度兴奋,此时正不断翕张,吐出一波波清亮液体。
    “老公……我就想以后勤快一点,让咱妈别再这么讨厌我……我是不是做错了……”
    宋明听完一脸黑线,心里的疑惑彻底打消。
    随即又有些哭笑不得。
    “你的小脑袋瓜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想你呀~”
    “乖,你什么都没做错,你是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人,除了你,我绝不会跟任何人结婚,别再乱想了好吗?”
    “好哦。”
    “老婆,”宋明俯身去吻她,语气坚定又温柔,“我爱你。”
    玉容装作害羞扭过头,他的吻便落在了她的侧颊。
    “讨厌,死鬼啦~”
    宋明轻笑,褪去鞋袜,上床拥住她。
    玉容退无可退,只好捂住嘴,将头埋进他胸怀。
    情到浓时,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宋明拨开睡袍,露出里面娇嫩雪乳,乳晕不大,散发出樱桃般的诱人色泽,一口咬住,口感绵软滑腻,泛着股果实成熟后的清香,让人意乱。
    手指往下,滑进女人逼毛稀疏的下体,竟是连内裤都没穿,床单都要被这骚妇打湿了。
    宋明露出微微吃惊的神情,随后又有些了然,没想到妻子今天这么热情,内裤都不穿,想来是专程在等他的。
    指腹微按,陷进肥嫩鲍肉中,轻轻一刮,就是一手湿滑。
    妻子今天的水……貌似也格外多。
    宋明身体接收到妻子发情的信号,连带着黝黑肉棒也跟着颤抖起来,马眼上方不断分泌前列腺液,光是看一眼就会让人血脉膨胀。
    空气中弥漫着情欲的味道。
    宋明给妻子身下垫了个枕头,下腹鸡巴翘得老高,但男人显然还能克制住自己,动作十分轻柔,将硬物插进汁水横流的嫩穴,停了一会后,鸡巴挺进去更深,缓缓抽送起来,生怕娇妻感到一丝不适。
    玉容长大嘴巴,显然对这样的照顾十分享受。
    哦吟声此起彼伏,听得人面红耳赤,直叹这女人真是个妖精。
    宋明同样不好受,鸡巴被肉穴死死箍住,媚肉像是有自主意识,绞缠着茎身不放,褶皱层层迭迭,龟头每摩擦过穴道一次,快感就加深一分。
    酥酥麻麻,爽得鸡巴都要爆炸了。
    “嗯啊~老公~”女人犹不知足,红唇微启,逸出羞人叫床声,“老公……嗯啊,好……插深点,好舒服……啊哈!”
    “老公好大!”
    最后一字吐出来,肉穴还紧跟着收缩一阵。
    宋明额头直冒汗,下身动作停滞不前,重重呼吸几下,平息过后,鸡巴再次插入,力道十足,顶得玉容俏脸微皱,哼哼唧唧。
    于是宋明又小心翼翼地伺候起女人,力求让她感到舒爽。
    “啊哦……嗯嗯,老公……”
    宋哲浑身赤裸,躲在床底下,听着女人一口一个老公,心里莫名有些酸涩。
    背后地砖冰凉刺骨,这份寒意直击他心间,嘣地炸碎他最后一丝自尊。
    少年木楞楞盯着床板,上面女人叫声暧昧而淫荡,不久之前,她也曾躺在他身下发出这般悦耳的哼吟。
    如今却……物是人非,终究是他太愚蠢了,三两下就被这女人哄得东倒西歪,拎不清自己什么身份地位……
    少年侧过头,看不见床上被浪翻逐,但可以想象到女人在别人身下婉转娇吟时的诱人模样,手不由自主往下伸去,握住那根滚烫。
    少年近乎自虐般上下撸动肉棒,摩擦得鸡巴泛红,都快要破皮了。
    啪嗒。
    一滴泪水从少年俊秀面庞下滑落,砸在冰凉地面,连带着少年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章节目录

系统送我去吃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一拳打死蟑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拳打死蟑螂并收藏系统送我去吃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