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局率先由宋明打破。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在空气中炸响。
    宋明看了眼便很快挂断电话,胯下柔滑小手动作稍顿,没有继续。
    那通电话来得很急,迫不得已,宋明只好侧身去接。
    “喂?嗯嗯……好,是,等会再说可以吗?好好,明天见,我在吃饭,等下联系你,就这样,挂了。”
    玉容早就把手从男人裤裆抽了回来,现在正用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薏米粥,据说可以养胃。
    养不养胃她不知道,反正吃肉的兴致是彻底没了,此刻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等宋明挂了电话,就见妻子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多少有些愧疚,于是上前亲吻她。
    “玉容,抱歉,我还有点事,明天……可能也要你来送阿哲回乡了。”
    玉容冷冰冰嗯了一声。
    宋明悄悄瞥了自家兄弟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他也很不爽的模样。
    就像是……正在兴头上呢,突然就被人打断了。
    这,阿哲能有什么事,难不成是耽误他吃饭了?
    摇摇头,宋明真诚向妻子道歉:“玉容,我错了,等我回来,你要怎么骂我罚我,都成。”
    每次一到要紧关头,这男人总是这么扫兴,生生把人性致憋回去,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少不得人家要闹。
    玉容懒得理他,挥挥手:“去吧去吧,忙你的去,什么事都比我重要。”
    宋明亲亲她侧颊,“玉容,还是你最好,最懂事了!”
    宋明裆部硬物早已消下去,和往常无异,还算神清气爽,见弟弟放下碗筷,正默默擦嘴,不由感慨万千,明明同是一个爹妈生养的,怎么自家弟弟就是比自己基因更优良呢,若没人说,恐怕都要以为他是哪家名门望族养大的小贵公子,又怎么会和他这样的粗人扯上联系。
    “我来收拾吧。”宋明越想越是叹息,一个是自家聪明伶俐的胞弟,一个又是自己好不容易娶回来娇养的妻子,干家务什么的,还是都让他来包揽吧!
    两人并无推脱,任由他收拾碗筷。
    总共就三人吃饭,要洗的碗少,宋明很快进了厨房。
    留下玉容和宋哲面面相觑。
    玉容单手支着下巴,撑在桌上呆呆望向少年,眼神炙热如火,滚烫目光落在少年身上似能烧出个大洞来。
    少年有些别扭,偏着头假装若无其事。
    厨房响起哗啦啦的流水声,不知怎的,宋哲总觉得这水声较以往大了不少,以至于女人什么时候凑近他,他也毫无所觉,直到膝头跪趴了个幽香弥漫的女人,少年才难得露出错愕神色,瞪着眼无声道:
    “你疯了!我哥还在这!”
    女人根本不理他,如同魔怔了一般,眼睛直勾勾盯着少年裆部。
    那眼神,就像是里面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大宝贝,令人垂涎三尺。
    可宋哲再清楚不过,那里面,除了他的二弟,别无他物。
    “你,你怎么这么不害臊,快起来,等会我哥就出来了!”少年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起来啊,快点,别闹。”
    宋哲急得鼻尖冒汗,双手插进女人腋下,腰臂共同发力,试图拖着她站起来,奈何,女人犟得很,抱住他双腿死活不肯动弹。
    吱嘎一声,两人争执中用力过猛,玉容的头竟是不小心碰到了桌角,连带着桌子也发出一阵酸牙的拖地声。
    宋哲心里一跳,连忙查看伤势,发现女人额头处通红一片,还没来得及做何感想,只听厨房水声渐小,男人沉重脚步声缓缓靠近,像是踏在他心坎。
    砰砰砰,分不清是男人的脚步声,还是他自己的心跳。
    宋哲一把将玉容脑袋往下按,小巧精致的面就这么砸在少年胯下,呼吸间鼻息带起的热气好似隔着布料传递给少年,女人口腔的温度无疑是滚烫而灼热的,思绪仿佛一下飘远,来到那间闷热难耐的教室,女人俯下头颅吞吐他的男根,等她抬头,五官艳丽明媚,微微皱起,粉嫩红舌轻吐,勾人且妩媚。
    “怎么了?”宋明甩着手,探头来看,角度问题目光并没有往下移,“你嫂嫂呢,去哪了,刚刚还在这的。”
    宋哲回过神,喉间似在打颤,但出乎意料的,他的声音十分平稳有力。
    “没什么事,不小心磕到桌子了,玉容……嫂嫂在房间,刚刚和我说叫你想清楚了再回屋。”
    他在赌,赌他对他哥的了解,赌他一定不会进门,很庆幸,他赌赢了。
    果不其然,宋明一听这话眉毛下意识一扬,看了眼手机,屏幕微亮,还是躲回了厨房。
    “我还有点事,一会你嫂嫂找我,你就说我在收拾厨房。”
    “好。”
    哗啦啦水声重新响起,宋哲心跳如鼓,重重呼出一口气。
    “哟,小叔子,我怎么不知道我说了这话,啧啧,小小年纪,还学会骗人了。”
    玉容捂着额头,趴在少年双腿之间,语调挑逗,轻声呢喃:
    “可怜我那倒霉催的老公,娶回来的老婆淫荡成性也就算了,没想到连你这个从小带到大的弟弟……也这么好赖不分,学着哄骗你哥了?”
    “啧啧啧,老公,你好惨哦,妻不疼弟不爱的。”
    宋哲冷冷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玉容笑嘻嘻凑过去,对着小宋哲就是一顿猛亲。
    “没什么,只不过嫂嫂昨晚做了个春梦,今早醒来浑身没劲,就想来确定一下,这春梦男主,还是不是原来那位。”
    宋哲从鼻尖哼出一声,沉默片刻,才说:“不要让我哥知道……”
    玉容忙说:“保证。”
    手还竖在身前,作发誓状,样子看着着实真诚。
    宋哲盯着她看了好一会,“也不能去找别人,要是让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就断了……”
    这话说的其实很古怪,他只不过是她的小叔子,就算她偷人也轮不上他来管教,再说了,新进门的媳妇……偷的人是自家还在读高中的小叔子……怎么听怎么别扭,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可是会挨千人唾万人骂的,搁以往,这对奸夫淫妇定是要被送去沉塘。
    到时候想要断?嘿,难喽!
    玉容此时已经拉下少年裤链,双手覆上坚挺鸡巴,目光痴迷,“好好好。”
    分明什么都没听进去。
    宋哲太阳穴突突直跳,正要呵斥她,别一直盯着别人鸡巴看,这像什么话,没点正经姑娘样,转念一想她本就不是什么好女人,遂又放弃和她多费口舌。
    玉容盯着少年粉嫩可口的大鸡巴,情不自禁咽了咽唾沫,就像看见什么绝世珍宝,闹得宋哲也有些脸热,推搡着她道:“别看了……唔,啊!”
    嫣红檀口突然叼住大龟头,舌尖灵活滑动,卷着敏感顶端来回打圈,吸吮舔吮,吃得津津有味。
    边吃玉容边问系统:“666,精液吃进肚子里能吸收到碎片吗?”
    666:“可以的哦,宝~”
    玉容打了个哆嗦:“怎么突然这么肉麻。”
    666:“有吗?宝~”
    玉容心里暗骂神经病,赶紧切断和系统的联系。
    666:嘤嘤嘤……
    得到系统的答复,玉容心下有了分寸,更加卖力吸吮起少年坚硬肉棒,用手握住他阴茎中间部分,双唇龟头处来回吸压,吸允时嘴巴稍稍脱离后再吸。同时她也在悄悄观察少年的变化,找到他最喜欢的吸压力度,反复刺激,让快感猛烈来袭。
    “嗯啊!”
    宋哲闷哼一声,顶端渗出液体,玉容舌尖微扫带过马眼,将少量精液卷入口中,囫囵咽下。

章节目录

系统送我去吃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一拳打死蟑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拳打死蟑螂并收藏系统送我去吃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