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个水性扬花喜欢追求刺激的女海王。】
    【你一口气谈了三个对象,熟练游走于三人之间,让他们对彼此的存在毫不知情,你对此很有成就感,原本一直这么相处下去大家也能相安无事,但渐渐的你开始不安于现状,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
    【今天是情人节,你邀请了最近聊的很上头的暧昧对象来家里做客,并且成功“睡”服他成为了自己的第四个对象。】
    冰冷毫无机质的冰冷机械声在玉容脑海中响起,说到这时顿了顿,接着道:
    【然而,你的另外几个对象正在赶往你家。】
    【洋洋得意的你却不知,他们中有一人是占有欲超级强的死变态!】
    【别让他们发现彼此!】
    【否则,你将成为一具标本,被人珍藏于精美的玻璃柜中,永无得见光明之日!】
    【ps:人物死亡,世界将会重新启动,而世界每重启一次,变态的身份卡就会转换一次。】
    【以上就是该世界所有信息,完成任务后您的记忆将全部恢复,希望您能早日回归,祝好运,阁下。】
    随着最后一字落下,脑海中的机械音骤然消失,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不少。
    玉容坐在马桶上捂着头,闭目沉思,她似乎一点都不惊讶脑中的奇怪声音,反而异常镇定的打量周围环境,好像十分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到这里。
    这是一间装修精美雅致的卫生间。
    没错,“精美雅致”,卫生间内杜拉威特的智能马桶,高宜的恒温花洒,岩板的墙面,大理石的中岛地面,造型简洁,没有过多的装饰,看起来空落落的,有点冷肃。
    但整体来说确实与这几字完美适配。
    托原身不错的外交能力之福,以至于她在刚刚毕业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成功喜提本市中心海景大平层一套。
    原身名叫许玉容,名牌大学本科毕业,今年23岁,家境虽然还算优渥,但父母除她以外还有一双儿女需要抚养,以家里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远不足以掏空家底供她购置这么一套豪宅。
    两百平,四房两厅两卫,不靠父母,全靠原身自己……男友们的鼎力相助。
    放在一旁置物架上的手机“嗡”地震动一下。
    屏幕亮起。
    玉容扫了眼,数条未读消息,其中最新一条是:在?
    信息发送人名字叫严以修。
    她脑中迅速闪过几条重要讯息,严以修,男,25岁,目前在国内某家上市公司当高管,是她交往的第二任对象,同时也是玉容的顶头上司。
    玉容尚未完全接收完身体的记忆,但身下传来的熟悉黏腻触感让她暂时忘却思考。
    她站起来,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穴道里滑出来,低头一看,是一滩浓稠的灼白精液。
    难怪手上粘糊糊的,原来是刚刚扣过这个。
    玉容脸色一下难看至极。
    黑着脸扣完剩下的所有脏物,再冲到洗手池死命搓洗干净,确定指甲缝里一丝液体残留都没有后她这才松了口气,关掉水龙头。
    她抬眼与镜子中的那人对视,巴掌大的小脸,杏眼桃腮,眉目含情,额头没有刘海,上庭光洁饱满,精气神十足。
    额中头发往下长出来一小截,形成“m”型发际线,标准的美人尖,又为这张柔美至妖的脸蛋平添一分端庄大气,长发如瀑披散在脑后,发尾还带点俏皮的小卷。
    一身只盖住大腿根的黑色吊带睡裙,里面什么都没穿,走起路来上下一起漏风,再加上原身人小奶大,说是睡裙,穿在她身上倒像情趣内衣。
    不愧是同时交往三个男友的海后,身段长相果然是一顶一的漂亮。
    卫生间门口多了道高大身影,他敲了敲门,语气温和道:“小许,洗好了吗?可以吃饭了。”
    紧急纠正一下,现在是四个男友。
    今天刚睡服的。
    也就是脑中那道神秘机械音所提到过的前“暧昧对象”,现男友四号——姚京。
    酒局上认识的,今年28岁,听说之前谈过几个对象,性格不合的原因都分手了,但她们对他的评价很好,只不过他这个人太完美了反而像个机器人,什么事都要按部就班地进行,老干部作风,生活也没什么情趣,一眼看到头,所以才会毅然决然选择分手。
    原身试着接触了段时间,感觉也还行,主要是听说人家还是个处男,心思一下活跃起来,聊了几个月之后就将人带进家门,再一番摩拳擦掌比比划划,那方面没问题,便顺利将人收入麾下。
    眼下人都搁外面做上饭了,还真是贤夫良君的典范,玉容心想。
    见无人应答,姚京又敲了敲门。
    “叩叩”,不多不少正好两下。
    玉容只好回道:“好的,马上来!”
    她从主卧卫生间出来,随意扯了件宽大外套披上,然后就光着脚来到客厅,还没坐下就被人一把按住,姚京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脸上木木的,没什么表情。
    “去穿鞋。”
    “哦。”
    玉容穿好鞋,抓着手机来饭桌坐下,刚打开手机准备仔细查看下刚刚那些未读信息,就听桌对面那个男人敲了敲碗,语气肃然,像个老妈子,“吃饭别玩手机,伤肠胃。”
    “哦,知道了,回个消息马上。”
    男人犹犹豫豫半晌,本想再多说几句,结果看见她脸上的不耐神色,只好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给她夹了点菜,小心翼翼地道:“尝尝这个。”
    玉容无语死了,抬眼看了看他直接系至脖子的扣子,整整齐齐一排,衬衫熨得妥帖,身上一丝褶皱都没有。
    不由吐槽一嘴,还真像个老干部。
    懒得和他起争执,玉容打开社交软件,一边夹起男人放进她碗里的小菜慢慢咀嚼,心里暗自点评,味道中规中矩还算爽口,也就那样。
    一边漫不经心点开所有聊天框……
    着重挑了几条看着比较重要的消息回复。
    小奶狗:姐姐今天情人节![撒花]
    小奶狗:姐姐情人节快乐,我爱你哟![撒花][撒花]
    小奶狗:姐姐已经一天没和我说话了,想你……我借到车了,可以带你出去玩吗?
    玉容回:不可以!
    小奶狗:哦……好吧,可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分享……
    玉容:不可以!
    小奶狗:好吧……[枯萎的花]
    玉容抱着手机敲敲打打:白天不行,我有事。
    小奶狗:好耶,那晚上见![撒花][撒花][撒花]
    玉容嘴角挂着一丝笑退出聊天框,手指划拉几下,看到一条新消息,轻轻一点,进去对话界面,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男人渐渐停下动作的筷子。
    一条条信息游览下来。
    越往下看,这顿饭越难下咽。
    她的手突然顿住,停在与严以修的聊天界面上。
    五分钟前:我快到了。
    两分钟前:我到你家小区了。
    刚刚:你在家吗?我要到楼下了,记得开门。
    玉容嘴角的弧度彻底垮下去。
    此刻,她才算真正明白目前的处境。
    糟糕。
    不,简直是糟糕透了!
    “嗡嗡”,手机再次震动,下一秒,当着玉容的面,聊天框弹出一条新消息。
    ——我到了。
    “叩叩……”紧随而来的是,门响了。
    黑色的字越看越红,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诡异场景,画面里,闪着幽光的实验室,玉容看见自己正闭着眼悬浮在一个充满无色透明液体的玻璃罩内,那看起来就像是……福尔马林!
    “咳咳!”
    仿佛真的嗅到空气中的那股辛辣臭味,玉容突然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了。”姚京以为她吃得太急噎到了,急忙接了杯水递到她嘴边。
    “你脸色好难看,我做的菜很难吃吗?”
    玉容捧着水杯喝了一大口,急忙回复:“没有没有,特别好吃,就是因为太好吃了,一不小心我就被自己口水呛住了。”
    怕他不信,玉容又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嚼吧嚼吧。
    “叩叩叩……”
    门外人持续不停拍着门,姚京不聋,肯定也听见了,他看向玉容的表情带点疑惑不解。
    “好像有人在敲门,你还邀请了别人吗?”
    玉容闻言“噗呲”一下把嘴里嚼碎了的饭菜沫子喷出来,吐了一地,姚京吓了一大跳,扯了几张纸蹲在地上任劳任怨捡起饭粒。
    他一边捡一边说:“你果然不爱吃,不必因为我们在一起了而迁就我,有问题可以告诉我的……”
    姚京突然抬头,皱眉盯着玉容脸上不自然的表情,认真道:“你脸上怎么流了这么多汗,生病了吗?还是你……该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玉容还没想好怎么应对这种突发状况,视线闪躲,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会……”
    大门第三次被人扣响,姚京突然一言不发快步走向大门。
    玉容来不及制止他,只能大喝一声:“等等!”
    男人脚步微顿,手放在门把上,就差轻轻一拧,就能将门打开,然而他并没有直接这么做,他在等。
    等一个合理的解释。
    然而玉容追出来,和他相隔一米远,脸上表情还是讪讪的,什么都没说。
    姚京逆着光站在那,目光突然变得幽深,二人对视几眼,他手掌一用力,随着“吱呀”一声,大门缓缓打开……
    玉容心直接提到嗓子眼,大脑跟糊住了一样,根本无法正常运转。
    恍惚间,她好像看见自己躺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内,玫瑰花和香薰蜡烛围着她整整齐齐码放了一圈,她面容安详,手捧一朵鲜花,花瓣色泽暗红,像是喝饱了人的血液一般刺目,花梗上一根尖刺也无,把手光滑水溜,仿佛是什么人害怕这些尖刺会划破她娇嫩的皮肤而特意剔掉似的。
    玉容一想到这,后背寒毛骤然炸起,无力重复着一句话:“等等……!”
    别开门!
    “……”
    然而,下一秒,画风突变。男人转过头,面上露出惊喜羞涩的为难表情,“这,这是送给我的吗?”
    玉容一脸懵逼。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姚京后退一步,露出门外站着的黄衣小哥,他的衣服上还印着明显的标志性logo,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干什么的。
    见门终于开了,小哥脸上扬起个灿烂笑脸,手捧一大束红玫瑰,对着傻愣愣站在客厅一动不动的玉容道:“请问您是许女士吗?”
    “啊,是我。”
    “这是您订的九十九朵玫瑰花,祝您和您爱人永结同心、百年好合,情人节快乐!”
    “谢谢。”
    姚京抢先一步接过那捧玫瑰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关了门,二人并肩回到座位上。
    姚京低头在花束上轻轻嗅了一下,语气中带点不好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玫瑰花……”
    “都说了等等,本来还想给你个小惊喜的。”
    玉容抹了把额边密密麻麻的汗,心有余悸地想:幸好原身提前订了束花。
    她抬起手机,看见屏幕上对话框内容更新了一段。
    严以修:咦?电梯坏了,另一辆刚好上去。
    严以修:我到门口了,开门。
    紧接着。
    “叮咚~”
    门铃声响起。
    姚京将花放在桌子旁,一脸困惑,小哥是落下什么了吗?
    他正欲起身去开门,却被玉容拦下。
    “我来吧!”她说,语气铿锵有力。
    不像是去开门,倒像马上要奔赴战场了般。
    如丧考妣。
    姚京看见她这副表情微微一愣,随即点点头。
    “好。”
    玉容深吸一口气,径直来到门边。
    终于,地狱修罗场马上开启了。
    怀着沉重的心情将门打开。
    “你迟来了一分五十秒才开门。”那人语气很不好。
    放下看表的手,他的瞳仁小巧而黑,眼白占据大面积,直勾勾盯着某个人看时,给人一种被鲨鱼盯上的错觉。
    他手提公文包,西装笔挺,模样板正,身量很高,眼底还有些憔悴,不等人回答,他长腿一迈,径直走进玄关。
    严以修,玉容的现男友二号。
    他的五官深邃迷人,头发用摩丝精心打理好梳成背头的造型,却不显油腻,随着他低头找鞋换的动作,额角垂下一丝碎发。
    “我的鞋子呢?”
    他翻来覆去没找到自己专用的那一双居家鞋,浓眉微微皱起,随手扯了双一次性拖鞋将就用上。
    鞋子有些不合脚,走起路来分外磨人,很不舒服。
    “刚刚出电梯碰上个外卖小哥,你买什么了?……额,这位又是?”
    男人转过头,发现女朋友家里莫名多了个陌生身影。
    严以修突然噤声,沉默不语地盯着客厅正中心那个同样一言不发的男人。
    他看到他脚上套着的拖鞋,正是刚才他怎么都找不到的那双。
    好消息,鞋子找到了。
    坏消息,在别人脚上。
    客厅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两个大男人难得步调一致,看着对方异口同声道:“他是谁!?”

章节目录

系统送我去吃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一拳打死蟑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拳打死蟑螂并收藏系统送我去吃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