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兔崽子,白天睡得可沉了,打雷下雨都不醒,可一到晚上他就不肯睡了,天黑漆漆的,他嗷嗷的不睡,折腾的大人也得起来陪着。
    蒋瑁白天有公事要忙,晚上没精力陪他,苏青柏身子还没养好,也熬不得夜。因为这个,他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不得不找个丫鬟专门看着他。
    苏青柏把手上捏着的肉乎乎的小爪往蒋瑁那边一递,说:“你来。”小东西睡得香甜,他是狠不下心硬把他叫醒的。
    蒋瑁一瞧那胖乎乎的,打着呼噜的小肉脸,找了个借口出去了,苏青柏狠不下这个心,他也一样。
    晚上吃完晚饭,蒋饭饭那双眼睛就准时睁开了,好不容易把他哄好,交给丫鬟,两人这才上了床休息。
    脱了衣服,蒋瑁把人揽进怀里,“菜菜这么点大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闹?”
    苏青柏在他颈窝蹭了蹭,笑着说:“菜菜以前可好哄了,比这兔崽子乖多了。”不过又想了想,他说:“别提了,小点的时候是挺乖,可稍微大点就也开始折腾人了,他们两兄弟半斤八两,你都不知道……”
    蒋瑁笑着听他说着大儿子还是婴儿时的事,直到说着说着睡了过去。
    第67章
    在不少大臣家蹭过饭, 要说谁家的饭最好吃, 蒋浚觉得, 非他四哥家莫属了。
    蒋浚府上人口简单,皇帝病了之后,也不大有人管他, 他脚上又带着点残疾,大臣们认定他与皇位无缘,也没几个人主动与他交好。
    这日, 午饭时间还没到, 他一个人就从家里走出去,经过闹市, 去了蒋瑁府上。
    蒋浚脸皮厚点,但一想到要去蒋瑁家蹭饭, 他还特意从街上小店里买了点点心带着。
    今日去越王府,蒋浚是走的后门。他怕从正门走, 四哥会不让他进去。也正好,趁这机会看看他侄子。
    这天早上苏青柏起的特别早,原因是蒋饭饭拉了, 把他嚎醒的。
    苏青柏真的挺不理解这娃的, 是你自己拉了,又不是别人把你怎么了,还哭的委屈的。
    哄了蒋饭饭睡下,苏青柏就睡不着了,他把蒋瑁送到大门口就回来院子里看着众人忙活。
    他闲的没事, 有心想上去帮帮忙,但谁敢让他帮?
    没法,苏青柏只好在院里四处遛哒。
    正溜达着,就见一个穿的人模狗样的,却贼眉鼠眼的从后门溜进来。
    “你是谁?”
    蒋浚闻言看了过来,打量着苏青柏,从苏青柏的衣着上他就可以看出,这不是府里的下人。
    “我来找越王,我四哥。”
    原来是蒋瑁的弟弟,苏青柏不大熟,却也不敢怠慢,把人请了进去,给倒了杯茶。
    “公子是?”坐在座上,蒋浚喝着热茶问苏青柏。
    苏青柏一副主人家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好奇了。
    “我……姓苏。”苏青柏想了想,还是没说出自己的名字来。
    “我四哥人呢?”
    “他有事出去了。”
    “出去了?”蒋浚挠挠头,四哥出去了,这就有些不好办了,若是四哥在,他定然是要见见他那侄儿的,可四哥不在,他也不好闯人家后院啊。
    于是,蒋浚午饭都没吃就告辞了。
    晚上蒋瑁回来,苏青柏把这事跟他说了。
    他是知道蒋浚大概是猜到点什么的,今日蒋浚来是有机会一查究竟的。但因为他不在,蒋浚没有。
    蒋瑁对蒋浚的印象好了些。
    苏青柏见他不像对三皇子那般厌恶,心里对蒋浚就有了定位。弟弟。
    一个月眨眼即逝,苏青柏提前几天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窝在蒋瑁怀里,苏青柏有些愧疚,“我这要是去了,怕是就不能陪你和饭饭过年了。”
    蒋瑁亲亲的,“你放心去吧。”想了想,又忍不住补了一句,“你在那儿好好陪一陪菜菜,可也别忘记家里这个小的。”
    苏青柏笑着答应下来。
    一切都很好,谁知就在苏青柏走的那天,突然出事了。
    “公子,王爷遇刺了。”正苏青柏正准备出发,就见胡鸿身边的小侍卫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苏青柏心中一慌,手里的包袱掉在了地上,“怎么回事?他现在人呢?怎样了?”
    今早蒋瑁去上朝,回来的路上遇刺了,不止他,还有三皇子。
    对他们下手的是杜成。
    这些日子,杜成几乎被逼的走投无路,前些日子,他悄悄把家里的小孙子送走。
    今日一早,杜成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把他和三皇子做的事抖漏出来。
    原来,皇上不是病了,是被他们下了药。原来,之前牵扯到不少大臣的案子都是杜成和三皇子合谋诬陷的。
    杜成此举成功把三皇子拉下了水,但阵子把他逼得走投无路的不止三皇子,还有越王。
    “还不清楚。”小侍卫回答说。
    苏青柏也顾不得收拾行礼了,慌忙朝皇宫跑去。
    第68章
    这会儿皇宫很乱, 再加上有蒋瑁的人护着, 苏青柏没花多大力气就进去了。
    “王爷, 外面有人乱闯。”这是对蒋瑁说的。
    蒋瑁受的伤不重。
    “抓起来就是了。”这是六皇子。
    来人犹豫的看了眼六皇子,然后扭头对蒋瑁说:“可是来人说是越王府的人,还有越王的贴身侍卫护着。”
    蒋瑁想了想, 朝里面的人说了一声,出去了。
    听那人这么一说,蒋瑁就猜到会是苏青柏。
    蒋瑁受了点轻伤, 蒋浚放心不下, 也跟了上去。
    “蒋瑁――”看到蒋瑁好好的站着,苏青柏很惊喜, 他高兴的扑了过去。
    蒋瑁连忙抱住扑过来的苏青柏。
    “你没事?”苏青柏都要急哭了,带着鼻音问他。
    蒋瑁把人搂紧怀里, 搂的紧紧的,见他这样, 他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我没事。”
    曾几何时,那么怂的苏青柏为了他连皇宫都敢闯。虽然有点担心他, 但蒋瑁还是很高兴。
    一旁蒋浚瞪大了眼睛, 这人不是他那天去四哥府上碰到的姓苏的公子吗?
    怎么会?
    看了眼呆住的蒋浚,蒋瑁低头吻吻他,“我很快解决了这里的事,你在家等我。”
    苏青柏黏哒哒的点点头,看见他没事, 他就放心了。
    目送苏青柏离开,蒋瑁才转身回去。
    一旁蒋浚臊的红了脸。
    听别人说,四哥是个温润有礼的谦谦君子,可面对他时,他觉得不是那样的,他觉得四哥是个不近人情的冰块。今天,他又觉得四哥是个温柔的人,对情人真的很温柔。
    还有点不知廉耻,当着弟弟的面就和情人卿卿我我。
    最后,不用蒋瑁多说什么,五皇子和六皇子就急不可耐的命人将三皇子杜成两人拘禁起来了。
    蒋瑁倒成了无关的人。
    这样也好,蒋瑁也不想掺和这破事,带着蒋浚离开了。
    “青柏――”一回到家,早早侯着的苏青柏就扑上来来,蒋瑁笑着将人揽进怀里。
    “青柏?”旁边蒋浚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看向苏青柏,“你就是苏青柏?”
    苏青柏从蒋瑁的怀里出来,点点头。
    咬咬牙,蒋浚面色的善的看着他,“四哥,你怎么会看上人品如此差的人?”
    苏青柏不乐意了,“我怎么了?哪里惹到你了?”
    蒋浚皱着眉看他,“你可还记得你曾经的好友周常?”
    苏青柏当然记得了,那厮还欠他一千两银子呢,他正想有机会就去要呢。
    蒋瑁也听苏青柏提过。
    两人都看了过去。
    “当初周常借了你五百两,不过一年你就让他还你一千两,五百两的利息啊,哼,也是周常人老实,若是当时我在,我定然不会让他这么被你骗去。”
    苏青柏撸起袖子,忍不住说脏话了,“那货还好意思说。别说一千两了,就是我借给他的五百两他还没还给我呢。”说完又补了句,“欠条还在我那儿呢。”
    咳,当初他是因为把钱都输光了,才以这么高的利息把钱借给周常了。现在想来确实有点黑心。
    不过,他也不说要一千两了,周常要是能把他那五百两还给他,他家也会好过很多。
    蒋浚顿时就不知该说啥了,周常当初跟他抱怨苏青柏心黑,可他也没说欠人家的钱还没还啊。
    对于苏青柏的曾经,蒋瑁没刻意打听,但多少也是有所耳闻的。
    如今一听,苏青柏和周常,就是两个无赖耍无赖,看谁更不要脸。
    蒋瑁有些无语。
    “别堵着门口了,先进去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苏青柏顾着蒋瑁,也不同他多计较,冷哼一声进去了。
    事情清楚了,苏陵川的案子也就清楚了。

章节目录

流放[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鞍玉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鞍玉勒并收藏流放[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