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掀开帘子,向外面看去,原来,是有人在娶亲。
    “这是谁家娶亲呀,今天可不是个好日子,怎么就搁今天娶亲?”旁的人就问了。
    “是礼部孙侍郎家家女儿。”
    “孙侍郎,听说刚从外地回来,怎么刚一回来就急着嫁女儿呢?”
    接下来,苏青柏没再听了,他挠挠头对蒋瑁说:“我家和孙家相交多年,我怎么不记得孙忠除了我二嫂之外,还有别的女儿。”
    闻言,蒋瑁心中所有的旖念都收了起来,前段日子苏青柏就要生产了,苏家那一堆事他就没跟苏青柏说,到了现在,苏青柏还不知道他二哥和二嫂分开了。
    “青柏――”之前苏青柏生产,他怕影响苏青柏生产就没说,如今孩子已经生了,他就没理由再瞒下去,“你二嫂和你二哥和离了。”
    苏青柏看了过去,他一时没消化这个消息。愣愣的。
    蒋瑁继续说道:“外面的新嫁娘大概就是你二嫂了。”
    苏青柏先是不可置信,然后是一怒,“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蒋瑁瞒着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承受苏青柏怒火的准备,他难得低头乖乖听训。
    苏青柏发了一通脾气,看着蒋瑁乖乖认错的样子,顿时说不下去了。
    “算了。”发脾气解决不了任何事,他也知道蒋瑁是为他好,苏青柏这时候一心都是家里,“发生了这事也不知我爹他们如何了。”
    戏是没心情听了,他们还没到,又打道回府了。
    越想越不放心,回到家,苏青柏再三考虑,“要不,我回去看看吧?”他同蒋瑁商量。
    蒋瑁不赞同。
    苏青柏就央道,“我现在孩子已经生了,身子也都养的差不多了,我想回去看看。”一来,他不放心家里人,二来他真的想菜菜了。
    蒋瑁拗不过他,只得退一步,“你可以去,但是必须一个月后,你才刚生完孩子不久,再养一个月,等身子好些了,我就放你去。”
    苏青柏还想讨价还价,蒋瑁这次却是如何都不肯退让了,甚至为了不让他偷偷走,安排了不少人守着他。
    没法,苏青柏只好在家等着一个月快快过去。
    临近过年,蒋瑁是真的忙,他不但要处理一应琐事,应酬京中官员,还要应付楼妃。
    “儿子在京城外有家温泉庄子,虽然不是很大,但足够招待诸位王公大臣的家眷了,那一天,温泉庄子会停业一天,给您腾出地方来。”蒋瑁不可能为了她专门买一处温泉山庄。
    闻言,楼妃就有些不乐意了,“那种谁都能去的地方,怎么拿的出手?”
    蒋瑁蹙眉,“只泡一次就要买下温泉山庄来太奢侈了,儿子也没那么多钱。”蒋瑁从前世就过不惯铺张浪费的生活。
    蒋瑁有没有钱,楼妃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登时就抹起了眼泪,她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捂着胸,“本宫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如今为了皇家颜面,让你办一件小事你都推推委委。”
    “母亲,你这么说儿子可不敢认。”蒋瑁躬身道:“皇家的颜面也该是三皇子考虑的事,您考虑这些……”蒋瑁抬头看了看她,“越权了吧?”
    楼妃气的脸都扭曲了。
    人们只道她前些年一直念经礼佛,不问世事。
    但谁无缘无故会将时光磋磨在经书上?
    败在皇后手里,被赶到沧州是她一辈子的痛。如今好不容易皇后死了,好不容易她又回来了,她怎能不抓住这个机会攥牢手里的权利?她怎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好好享受享受前半生未曾有过的,权利带给她的快感?
    这些日子以来,可以说是楼妃最幸福的日子,她坐在最华美的宫室里,连众位皇子都要尊敬她。
    再看看蒋瑁,这个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楼妃眼中闪过厌恶。这个儿子在她得宠之时不来,等他失了势,不需要他了,他才来了。
    小时候就不讨喜,长大了就更不让他待见了?谁不知道越王府富可敌国?如今连个小小温泉山庄都不肯给她买?
    见楼妃气的发抖,蒋瑁拱手告了辞,不等楼妃准许,他转身就走了。
    等明年,他回了沧州,看楼妃一个人在这京里还蹦不蹦哒的起来。
    楼妃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气的掀了桌子,还是外面小太监来报说:“娘娘,楼姑娘来看您了。”
    楼姑娘,就是楼妃哥哥的女儿,楼静雨。
    一边在外面侯着,楼静雨蹙着眉,几年过去了,她的青春不再,她也淡了对表哥的心思。说到底,那只是崇拜而已。
    她本来都打算找个疼她爱的的相公嫁了,谁知前一阵子他爹突然告诉她,说是她的姑母.楼妃娘娘有意要让她嫁给表哥。
    从十岁起,就一直听着父亲说着表哥如何抵御外敌,如何壮大越王府,再加上她也见过表哥几次,没想到表哥不仅有才能,还高大英俊。楼静雨原本只打算找个疼爱她的丈夫的心又动摇了。
    今天在楼妃那里没耽搁太长时间。
    出了宫门,胡鸿早就在那儿侯着他。
    他掀开帘子,看到里面的人后,抬起的一只脚又退了回去。
    “四哥。”蒋浚跛着足,笑着从轿子里出来。
    “什么事?”
    蒋浚狗腿的凑上去,“我都说好几遍了,咱们是兄弟,没事我也可以来找你。”
    蒋瑁对他的耐心真的用光了,抬腿就要走,突然蒋浚说了声,“四哥,你身上怎么有股奶味儿啊?”
    蒋瑁一僵,“没有的事。”
    蒋浚凑上去,“明明就要。”
    蒋瑁不想搭理他,抚开他的手进了轿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蒋浚没再追上去,他看着蒋瑁离开,想到了几日前那个奶娘。
    一个猜想在他脑子里浮现。
    四哥最近应该是添了个孩子,为了保护孩子,四哥没有对外声张,而孩子的母亲其实就是那个奶娘,奶娘的身份其实就是个掩护。
    摸了摸下巴,蒋浚想,没想到四哥还真是个好父亲,好相公啊。
    对于蒋浚,蒋瑁心里烦他,但也知道他对自己没恶意,也不是很讨厌他。
    早在蒋浚刚刚入朝时,蒋瑁就已将他的底细查清楚了,一切都很正常,像真正的少年人一样,唯一不正常的就是他曾经的一段恋情。
    蒋浚以前喜欢的人曾还和苏青柏交好过,叫周常,比蒋浚大一岁,因为得罪了三皇子妃的兄长,如今在坐牢。
    蒋瑁大约也能猜到他整日黏自己的原因,但他暂时还不打算多管闲事。
    第66章
    蒋瑁回到家直接去了卧室, 卧室外间放了好几个暖炉上的水沸腾的都溢了出来, 蒋瑁脱下厚重的冬衣, 将盆儿里沸腾的水舀进地上的木桶里,然后又给里面添上了冷水。
    掀开里间的帘子,原本里面有些安静, 里面的人似乎是听到他进来了,发出“咿、啊”的声音。
    蒋瑁迈过门槛走进去,一瞧, 床榻处盖着小被子的蒋饭饭竟难得没有睡觉, 睁着像极了他哥哥的眼睛看过来。
    笑着把人抱起来竖着抱进怀里,白天还是不要总睡着了, 不然晚上又要折腾人了。
    这个小的比起苏菜菜出生时各方面条件都好多了,吃穿用的吃都不需要他们操太多心, 刘育清早早就将一切准备妥当了。
    蒋饭饭这衣服也是刘育清给准备的,厚实极了, 厚实的小孩儿穿着躺在那里就只有小手能小幅的晃动晃动。
    正逗着小孩儿玩儿,这时刚好有丫鬟进来了,她是专门照看蒋饭饭的, 刚刚去解了个手, 没多长时间,碰巧蒋瑁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回来了。
    丫鬟仓惶跪下请了罪,听她理由合理,蒋瑁没同她计较,一边抱着儿子, 一边问她,“苏公子呢?”
    丫鬟大概是有些怕蒋瑁,低着头回道:“刚刚苏公子还在这儿逗着小世子玩儿,这会儿奴婢也不知苏公子去了哪儿。”
    闻言,蒋瑁将蒋饭饭放到床上,打算去找苏青柏,经过丫鬟旁边,蒋瑁停了下,“以后别喊他小世子。”
    丫鬟一愣,王爷这是不欲让小世子将来继承他的王位?可是王爷看起来明明那么喜欢小世子。
    蒋瑁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想了想,继续说:“叫二公子。”说完就走了。
    丫鬟才反应过来,王爷的意思……小公子不是王爷的长子?
    这边蒋瑁出门来,问了府里的小厮,一路找去了后厨。
    之前蒋瑁不在,把胡鸿刘育清也带出去了,王府后厨闲着没事,就养了五头猪,如今这猪长大了,正是宰杀的时候。
    后厨打算今日在一头,剩下的留到过年。苏青柏闲着没事,就来了后厨看热闹。
    他靠着栅栏上,还捏了把瓜子,一边磕瓜子,一边看。
    一旁刘威贴心的提醒他,“公子,还是别吃了吧?”
    苏青柏还没见过杀猪,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
    就在两人说话的空档里,请来的屠户磨刀霍霍的开始了。
    苏青柏瞅了一眼,脸有些紫,一把把瓜子扔了,也不说看杀猪了,扭头就要走。
    刚走一步,苏青柏就被人拽住了,他一看,是蒋瑁。
    拍开蒋瑁的手,苏青柏说:“干嘛?”
    蒋瑁笑着凑过来。
    苏青柏这会儿没时间同他玩儿这些,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吐一吐,“别拉着我,你快走开。”
    蒋瑁故意不让他走,笑着将他圈进怀里,“我下朝一回家就听说你来看杀猪了,怎么样?觉得好玩儿吗?”
    苏青柏使劲儿要挣开他,“好玩儿个屁,赶快放开我。”
    杀猪的好像手艺不是很好,都好一会儿了,猪还在嗷嗷的惨叫,苏青柏真听不下去了。
    蒋瑁这次果真听他的话将人放开了,见苏青柏走开几步,蒋瑁挽起袖子,说:“这杀猪的手艺不行,都这么会儿了,猪还在叫,还是看看我的吧,保管比他手艺好。”
    胡鸿在一旁笑着说:“以前王府还穷的时候,王爷还小,带着我们几个一起杀过猪。”
    那时候大概是蒋瑁刚穿过来的时候,越王府要啥啥没有,刚开始挣钱,啥事都要他们自己动手,他和胡鸿几人,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
    苏青柏转过身,道:“不要。”他目光躲着屠户和猪,走到蒋瑁面前拽着他就走,咬咬牙,放狠话说:“你若敢去,这一个月你都别想上床睡了。”
    一旁几个大男人听着这话红了脸,虽说苏公子和自己王爷的事大家都是知晓的,但这么大喇喇的喊出来,他们这些人听着还是忍不住脸红。
    蒋瑁笑着跟他走了,他就是故意逗逗苏青柏,没真想去杀猪,也没那个功夫。
    回了屋,他们先在外间待了会儿,等身上的寒气去了,才进了屋。
    这才没一会儿,蒋饭饭就又睡着了。
    苏青柏坐到床边,捉住他的小手晃了晃,人愣是没一点反应。
    “别让他睡了,不让晚上又该闹了。”蒋瑁拉过一个凳子,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子俩说道。

章节目录

流放[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鞍玉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鞍玉勒并收藏流放[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