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瑁走后,苏青柏一个人无聊,便去了后院。
    后院门外是一条街,很是热闹,卖啥的都有。
    苏青柏让人把门开着,买了一大堆吃的,他坐在门口,边看热闹边吃。
    平日他不大出门,有时候实在没意思了常会来这里坐坐,有一次运气好,还碰巧有个杂耍的在不远处摆摊。
    蒋靖一进门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一个胖子面前放了张桌子,桌上摆了许多东西,都是外面街上卖的吃的,这一人一桌子刚好坐在大门口。
    “这没进错门吧?”蒋竟退了出去,用扇子戳了戳身后跟着的人,问。
    “回殿下,没错。”
    苏青柏,也就是那个胖子看到来人,他放下手里的小碗凉粉,看了过去。看到来人的脸,苏青柏一拍桌子,“林枫?你还敢来?”
    蒋瑁说事情从不避着苏青柏,所以蒋瑁很多事情他都知道,就比如林枫。
    林枫挡在蒋竟身前,警惕的看着苏青柏,半天才认出苏青柏来,“是你?”然后皱着眉问他,“你怎么也跟来了。”
    苏青柏一想到这人背叛了蒋瑁,还曾起心思害过蒋瑁,就对他没半分好感,“你来干嘛?”苏青柏警惕打量着这两人,大白天上别人家来不跟主人家说一声也不走正门,多半是来做贼的。
    林枫是知道苏青柏的身份的,他对这种不学无术,只知拍马献媚的浪荡公子没什么好感,更别说苏家现在落魄了,“让开,我家主子找王爷有事。”
    “啧啧啧。”苏青柏瞧着他,“去年我还听你管蒋瑁叫主子,今年就成了这位公子,换的挺快啊。”
    跟了蒋瑁七年,那几乎是他少年的一半时光,再加上蒋瑁待他也是好的,林枫不可能对蒋瑁没有一点情谊。
    林枫心中本就极介怀这事,被苏青柏一说,戳到了他的痛脚。
    “找死。”林枫有点恼羞成怒了,抬脚就要踹苏青柏。
    “住手”蒋竟及时拉住他,然后冷着脸训斥了他一句,“别坏我事。”
    “青柏――”招待好客人,从小厮口中得知苏青柏来了后街,蒋瑁马上就赶了过来,正要看见刚才那一幕。
    “四弟……”
    蒋瑁理都没理这俩人,他走到苏青柏跟前蹲下,拉着他的手反复打量,紧张道:“没事吧?没伤着哪儿吧?”
    “没事。”苏青柏迅速用袖子掩住吃了半碗的凉粉,蒋瑁老不让他吃,他又热又馋,凉粉凉凉的酸酸的,他实在没忍住。
    “我还没对他动手呢。”一旁,林枫见蒋瑁一脸紧张的样子,说。
    此话一出,蒋瑁抬起头来看他,眼神冷冷的。下一刻,蒋瑁举着拳头狠狠砸了过去。
    林枫举着拳头要还手,一把被蒋瑁攥住,紧接着,蒋瑁抬脚大力踹向他的腿弯,林枫没站稳,跪倒在地。
    “四弟,你什么意思?”反应过来,蒋竟上前拦着。当着他的面就敢打他的人,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吧?
    不过一想到今天有事找蒋瑁,蒋竟压下不满说:“林枫刚才并未对这位公子动手。”
    过年时,蒋瑁撞到过林枫,虽然他与蒋竟没说破,但彼此间都是心里有数的。
    当时蒋瑁势单力孤,没追究,也没能力追究。
    “他若真动手了,就不止一顿打了。”蒋瑁放开林枫,走过去扶起坐着的苏青柏。
    “这是什么?”蒋瑁拿开苏青柏的袖子问他。
    “凉粉。”苏青柏心虚的低头答道。
    蒋瑁瞪了他一眼,然后拿起那半碗凉粉,转头扔进垃圾桶,“你现在不能吃这些,太凉了。”
    苏青柏瘪瘪嘴,“哪有那么严重,上次……那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什么冷的凉的都吃,也没见出啥事。”
    一旁,被晾着的蒋竟看着两人若有所思,别看蒋瑁对谁都带着笑,但他能看出,蒋瑁心冷的很。
    再看看蒋瑁对这人的态度,没带着那虚假的笑,言语有些严厉,但难掩关怀之意,真的,他觉得蒋瑁对这男的挺不一般的。
    “胡鸿,你先带三皇子去客厅,我随后就来。”现在和三皇子还没撕破脸,蒋瑁纵是不待见,面上也不会太失礼。
    三皇子笑了笑,跟着胡鸿去了客厅。
    第61章
    看着蒋竟跟着胡鸿去了客厅, 蒋瑁才扶着苏青柏往回走。
    送了苏青柏回房后, 蒋瑁立马就来到客厅, 蒋竟已经坐在那儿等他了。
    两人坐定。
    “不知三哥今日来我府上有何事?”人都给得罪了,蒋瑁也不同他客套了,直接问道。
    蒋竟端起小厮送来的茶水, 这会子正是一年里头最热的时候,茶水虽不是很热,但还是有点下不了嘴, 蒋竟吹了吹轻抿一口, 也是开门见山,“为兄想请你帮个忙。”
    蒋瑁有些诧异的看他, 据他所知蒋竟可是诸皇子里势力最大的一个,不说两年来也拉拢不少权臣, 就是他们俩之间,几乎已经都闹掰了。蒋竟有事, 怎么都不会轮到他来帮忙吧?
    挺不可思议的。
    蒋竟低下头意味不明的笑笑,然后攥紧茶杯,表情突然狰狞起来了, 他咬牙切齿道:“我想扳倒杜成。”
    蒋瑁更是诧异了, 杜成可是蒋竟最大的帮手,蒋竟要扳倒杜成,这简直就是自毁长城啊。
    求人帮忙总要拿出点诚意,蒋竟同他说明原因,“一月前, 我偶然之间发现,杜成买通服侍我的人,一直让人给我下药,下了整整五年。”
    “这对他有什么好处?”若这是真的,蒋瑁就有点不理解这舅甥俩人了。老皇帝眼看着不行了,杜成现在只能依附蒋竟,蒋竟若是死了对他是百害而无一利啊。
    蒋瑁有点不相信。
    “好处?”蒋竟低头嗤笑,“我那好舅舅,他下的这药倒是不会一夕就要了我的命,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一面帮我,一面又害我,等我拿下皇位,到时他再坐收渔翁之利。”
    其实,蒋竟没将事实全说出来,那太难以启齿了。
    杜成其实没有想要要他的性命,而是下药给他下药让他丧失生育能力。
    这种事对任何男人都是不能可忍受的。蒋竟攥着拳,指甲掐进肉里,没有子孙,他坐上皇位又有什么意义,百年之后还不是要将皇位拱手让给他人。
    每每想起来,他都恨不得立刻宰了杜成,他实在无法每天忍着恶心再和杜成虚情假意下去了。
    蒋竟之所以会来找蒋瑁帮忙,是因为他知道蒋瑁和杜成有不少摩擦,还有不少利益上的冲突。
    蒋瑁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答应答应他,谁知这是不是蒋竟的圈套呢?若这是他们舅甥俩演的戏,他这么贸贸然的答应下来,不是正中他们的计?
    蒋竟大概猜到他想的什么,冲他道:“你放心,本宫不会骗你,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的,到时我会先动手,只希望你到时能配合我。”
    蒋瑁看着蒋竟的眼眸,良久,才道:“我只能说,若你真对杜成下手了,我一定会搭把手的。”
    蒋竟挤出了个笑,“会的。”
    蒋竟喝口茶,突然抬起头来问蒋瑁,“对了,刚才那位公子是什么人?本宫怎么从来没见过?”
    蒋瑁笑笑,“小人物罢了,入不了三哥的眼。”
    一旁,站在蒋竟身后的林枫犹豫了下,盯着蒋瑁要杀人似的目光,说:“是苏陵川家的三公子。”
    蒋竟敛了笑,危险的看了看蒋瑁,“四弟,你真是好大胆子啊,竟敢私带罪臣入京。”
    蒋瑁闻言冷冷的看着他,手里小巧的的有些脆弱的茶杯骤然被他捏碎。下一刻,一圈蒋瑁府里的府兵团团将客厅围了。
    蒋竟看了看一圈的人,脸色有点白,“四弟,你这是做什么?”
    蒋瑁面色危险的看着蒋竟,没说话。
    蒋竟看着蒋瑁,这是打算要杀他?
    蒋瑁确实是这样想的,他敢把苏青柏带进京,是因为他相信就算被认出来也没人会因为苏青柏而得罪,三皇子阵营里又是越王的自己,可是万万没想到蒋竟会突然亲自到他家里来,来刚好碰到苏青柏。
    “哈哈哈哈。”突然,蒋竟就笑了,他服软的说了句,“四弟,本宫同你开玩笑的。苏丞相是被杜成诬陷的,如此,苏公子也不算有罪之人。”
    “对了,那人既是苏公子,还烦劳四弟将人叫来。”蒋竟突然转移话题道:“本宫曾派人去请过苏丞相,就是苏丞相二儿子的娘家人,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消息了,不知苏公子见过没有。”
    “不巧。”蒋瑁温和的笑笑,“孙家那对父子刚好被我碰到,他们意图对我动手,还出言不逊,我让人打折腿扔出去了。”
    一离开越王府,蒋竟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看了,“蒋瑁真是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他的人说打就打,说废就废。
    说着,蒋竟停了下来,他转头朝林枫道:“你去让人把孙家父子弄回来。”弄回孙家父子,一来可以拉拢人心,二来也膈应膈应蒋瑁。
    吩咐完林枫,蒋瑁突然想到苏青柏,他眼神一暗,原以为蒋瑁不足为虑,谁知蒋瑁竟不知何时把苏陵川三子都拉拢过来了。
    边城,小山村。
    “苏家人把我害的这么惨,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说着,孙哲一把抓住来人的胳膊,恳求道:“还请楼兄帮帮我。”
    对面那男人,也就是楼宁俞,他扶了扶孙哲,叹了口气,“孙兄,那苏青柏曾经坏我妹妹姻缘,我也不喜欢他,可是我也没法子。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来时三皇子特意交代过,不要惹苏家人。”想了想,他又说:“看情形,苏陵川极可能会东山再起,咱们还是别惹他了。”
    孙哲一脸不忿,他锤了锤胸口,“难道就没办法了吗?”
    楼宁俞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
    第62章
    边城, 山村。
    苏陵川把噔噔噔跑来的小孩儿捞进怀里, 指着一幅画问:“这是谁啊?”
    小孩儿, 也就是苏菜菜,他钻进苏陵川怀里蹭了蹭,然后用白嫩的小指头点了点画上人的眼睛, 声音拉的很长,“爹~~~~”
    苏陵川抚抚须,满意的点点头。
    孙子年纪尚小, 还不足两岁, 他怕孙子忘了爹,所以特意画了副苏青柏的画像, 告诉他这是他爹,让他不要忘记。
    至于苏菜菜的另一位父亲蒋瑁……那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满意的笑笑, 苏陵川顺了顺坐在他腿上苏菜菜脑门上的那点毛毛。挺自恋的想,他这小孙子还真聪明。
    下一刻, 苏陵川就不这么想了。只听一阵摩擦声响,苏陵川看了过去,最后目光落在苏菜菜的小爪子上, 苏菜菜的指尖下, 画上苏青柏的鼻子处已经被他的小指头抠出了个洞洞。
    苏陵川赶忙攥住那肉乎乎的小手拿开,鼻子被他抠没了。
    没忍住轻拍了下他的小屁股,这小东西,和他爹小时候一样,好动的不得了, 见着什么都想上爪子。
    拿起那副画一看,得,画了半天才画好的又得重画了。
    “爷爷――”
    外面是大孙子,苏槐。
    苏陵川连忙出去,只见苏槐拎着几个莲蓬过来递给他,“爷爷,我刚摘的,晚上你和奶奶熬粥喝。”

章节目录

流放[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鞍玉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鞍玉勒并收藏流放[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