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陵川走过去,一看,嘴角没忍住抖了抖,只见里面赫然飘着几颗蝌蚪。
    数了数,里面绝对没有五只,这还是算上那个浮在上面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的。
    如此上好的白瓷缸就这么给苏菜菜养蝌蚪了。
    败家!
    吃完饭,苏陵川没多留,早早就要回去,蒋瑁给他递了个食盒,“这是我早就盛出来的粥和几个小菜,刚热过,您给伯母带回去。”
    苏夫人这会儿一定在等着苏陵川,还没吃饭。
    苏陵川一走,两人就躺上了床。
    忙了一天的苏菜菜吃着吃着就困了,这会儿已经睡了,这时候,两人就可以做些苏菜菜在时不能做的事。
    云收雨歇,蒋瑁流连的抚着苏青柏的肚子,“怎么这阵子肚子肉了不少呢。”
    苏青柏想到了什么,噌的坐起,脸色发白,“你别吓我。”
    蒋瑁也想到了,他凑过去,盯着苏青柏的肚子,一戳,“真有了?”
    苏青柏拍开蒋瑁的手,这事说起来他还是有些害羞的,“去,别乱摸,别想那些不可能的。”
    苏青柏自欺欺人,嘴上这么说着,可瞧着那小肚子,心里更没底了。
    这一晚,苏青柏吓得都没睡着,到了凌晨才睡的,蒋瑁也不忍心叫他。
    低头轻轻吻上苏青柏的肚子,蒋瑁心中一阵感动,这里有了他的孩子吗?
    想着,他心里已经在想着今日就让刘育清来,给苏青柏把把脉,瞧一瞧。
    “哇唔哇唔……”这时隔壁传来小孩儿的哭声,蒋瑁心中的感动去了不少,认命的去给隔壁那祖宗穿衣服。
    这样的熊孩子再来一个,他真的能管的过来吗?
    苏青柏再醒来是被外面说话声吵醒的,他听了一耳朵,好像是蒋瑁和一个女人在说话。
    揉了揉眼睛,苏青柏爬起来将窗户稍稍打开,从窗户缝儿里看去,那人竟是她二嫂。
    没有了窗户的阻隔,苏青柏听得清楚了许多。
    “你看,我这不是没办法嘛,我娘家人来了,就只让你给做几顿饭。”
    苏家的女人,也就只有苏大嫂因为是小户人家的女儿,所以厨艺还算过得去,其他的都是被宠大的千金小姐,自己吃着都勉强,更别说招待客人了。
    这几日,苏家一直吃的粗茶淡饭,苏二嫂心中有些不舒服,他父兄再怎么不是,可也专门跑来道歉了。
    结果呢,她公婆不说好好招待了,连杯茶水都没有,这让她多没面子。大嫂还是商贾人家出身,大嫂娘家人每次来,公婆都会专门抽空作陪。轮到她了,公婆整天都见不着人。
    公婆不给自己做面子,苏二嫂只好咬咬牙,拿出攒了许久的银子找人来做。
    蒋瑁来了一阵子了,苏二嫂多少也知道这个人了,还知道他是个厨子。
    苏二嫂就想到了蒋瑁,她想着,蒋瑁和小叔是那种关系,多少也会便宜点。
    蒋瑁愣了愣,觉得有些好笑,他挺擅长做饭的,可也只给家人做过饭,就是当初在越王府刚开始赚钱,也是写好了菜单叫别人做的。到了之后,他慢慢有了钱有了势力,这天下谁还敢让他去做饭?
    虽然苏青柏没刻意提过,可蒋瑁多少还是知道苏青柏和苏二嫂关系不是很和睦的。两人在一起后,苏青柏没少跟他提过家里人,苏二嫂也提过,但是很少,寥寥几句。
    “我有事要忙,不方……”不方便。
    蒋瑁想都没想就要拒绝,话说了一半,就听屋里原本应该睡着的人叫他,“蒋瑁,二嫂。”
    他回头看去,苏青柏将窗户开的大大的,直起身子看过来,还一边唤着他和苏二嫂,外面的两人都看到了。
    蒋瑁也顾不得关心苏二嫂了,“宝贝儿,感觉怎样了?”想要苏青柏可能又有了他的孩子,蒋瑁就紧张的不行。
    昨晚,他们可还大干了一场。
    苏二嫂跟在后面也走了过来,一见苏青柏,脸刷的就红了。
    只见苏青柏身上歪歪斜斜的挂了件衣服,脖颈上布满了吻痕,气色红润,满面春意,可见昨晚做的多激烈。
    苏二嫂羞红着脸心中暗骂了句,不知羞耻。
    苏青柏却顾不得她心里想的什么,他对蒋瑁说:“二嫂来求你,你就答应吧。”说着,又扭头对苏二嫂说,“二嫂不会让蒋瑁吃亏吧?”
    苏二嫂攥了攥手里的一点银子,僵硬的点头,“……当然。”
    闻言,苏青柏认真的扳起了指头,“我们蒋瑁手艺放在京城也是顶好的,总不能低于五两吧。”见苏二嫂不情愿,苏青柏又说:“孙哲哥那么有钱,这点银子该拿的出来吧?”
    原本还要讨价还价,可一听苏青柏说到了孙哲,向来极爱面子的苏二嫂再说不出拒绝的话。
    苏二嫂肉疼极了,她原本是准备了二两的。
    看着苏二嫂离开,苏青柏洋洋得意的对蒋瑁说:“我厉害吧,一下子就帮你讲下一大笔生意。”
    看着苏青柏这财迷样,蒋瑁揉揉他的脑袋,硬是忍住没说出来,你男人手艺可不止值这点,也还不缺这一点银子。
    不过,蒋瑁眯了眯眼,听说那人是京城来的,能与苏陵川以前交好,想必身份也不简单。自苏陵川离开后,他在京城露了好几次面,不知他见过没有。
    这么有面子,来请他做饭,不知到时还吃不吃的下。
    第50章
    孙哲在这小山村也住了几日了, 苏陵川一直都没怎么见着人。
    孙哲知他故意, 却也没硬是凑上去说什么, 在这几日,他暗暗观察了苏家的情况。
    苏家实在是穷,想到这里, 孙哲有些嫌弃,说是吃糠咽菜也不为过。家里,苏陵川还与两个儿子搞不好关系, 还分了家, 为了讨生活,一大把年纪的还要去坐馆教书。
    跟着苏青柏过, 估计老了都没人养,他就不信苏陵川不想这些。
    想到这里, 孙哲觉得有很大的把握能说服苏陵川。
    “大哥,饭来了。”
    这是苏二嫂的声音, 妹妹说了,今天特意请了大厨给他做顿饭,算是接风。这几日, 野菜粗粮窝头他实在吃够了。
    他走过去, 刚好看到一个一个男人把一大盒饭交给妹妹后,转头离开了。
    瞧着那人的背影,孙哲愣了愣,他觉得那人好生面熟。
    “大哥?”见他愣在那里,苏二嫂叫他。
    “妹妹, 刚刚那人是什么人?”回过神来,孙哲问。
    “他啊,”苏二嫂还真没见过那人,怕说错就没深谈,“小叔不是找了个男人嘛,大概就是那边的人吧。”
    孙哲点点头,没再问下去。
    “听说是从京城来的。”苏二嫂跟着他进屋,突然又添了一句。
    “京城?”孙哲停下来,脑海中回想着那人的脸,啪!他一拍桌子,“我想起来了。”
    越王初来时,他曾拜会过,不过第一次没见着,要是他没记错的话,那人应该就是越王的贴身侍卫。
    要知道,越王的侍卫自然得要随时跟着越王的。
    “快,准备笔墨纸砚,我要写信。”听闻越王也是站在三皇子这边阵营的。前些日子,年刚过完越王就离开了,他官职虽小,却也听到点风声,听闻三皇子和其他几位皇子都在找越王。
    孙哲心潮澎湃,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立了大功,回京后加官进爵了。
    将信送走,孙哲放下心来,他忍不住得意。
    “爹,这次我可能立大功了。”
    正说着,苏二嫂将菜摆上桌,孙哲吃了一口,他忍不住蹙了蹙眉,这就是妹妹说的出自大厨之手?
    菜色挺一般的,他尝的出来,这分明就是他在县里吃的那家菜的味道。
    不过这会儿他心情好,就没计较。
    边吃着菜,孙哲忍不住想,妹妹说这人是苏青柏男人那边的,而那男人还和越王的侍卫有关系,会是什么关系呢?
    边城,山村,村头小屋。
    蒋瑁捉着苏青柏的手,要拉着他过去,“乖,就让育清给你把把脉,不用多长时间的。”
    苏青柏有些怂,本来都同意了,一见人来就怕了,他忍不住想,要真有了怎么办?
    就在蒋瑁决定要来硬的的时候,胡鸿回来了。
    “胡侍卫。”苏青柏仿佛看到了救星,他凑了上去,“我忘了问你了,这顿饭花了多少钱?”
    胡鸿几乎是每天都来的。昨日蒋瑁让他叫刘育清第二天来来,苏青柏便托他顺便在县里带了菜。
    据他所知,县里的菜可是很便宜的。
    “没多少钱,苏公子就不用给了。”
    “要给的。”苏青柏将银两掏出来,“这是替别人买的,你收下就是了。”
    看了眼蒋瑁,胡鸿犹豫了下,说:“一两五钱。”
    苏青柏给了他二两,“我替那家主人给你跑腿儿的钱。”
    至于剩下的银子,苏青柏有心想赚了这钱,可一想他二哥整天忙死忙活的,还是决定还给二哥。
    完事了,苏青柏一抬头就见蒋瑁还紧紧的盯着他,认命道:“去请刘侍卫帮我把脉吧。”
    深呼一口气,苏青柏心突突的跳。
    当看到刘育清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时,苏青柏就知道,他们大概是猜对了。
    蒋瑁一把将他揽进怀里,不住的亲吻他的额头,“太好了,宝贝儿……”
    想起上次半死不活才生下了菜菜,苏青柏忍不住瘪嘴,一点都不好。
    胡鸿和刘育清还没消化掉这个消息,他们早就知道小世子了,关于小世子的母亲,他们始终猜不到是谁,要知道,他们公子喜欢的可是男人,何时和一个女人生了孩子?
    万万没想到,小世子的母亲竟会是个男人。
    这一刻,胡鸿和刘育清是真正的把苏青柏当成‘主母’了。
    “我带你离开这里吧。”高兴之后蒋瑁忍不住担忧,“这边城东与虎狼的邻国相交,山路难走,大夫和药材都不如别处。”
    苏青柏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然后猛摇头,“不行,我们一家还是带罪之身,皇上曾下过令,让我们每月都去县衙报道,不得轻易离开此地。”
    一时,众人都沉默了下来,山村安逸的生活,让他们都忘了这点。
    刘育清两人离开了,蒋瑁脸却还是沉着的,若是这边城不是与邻国相邻,在这小山村常住也未尝不可。就怕两国不知何时就打起来了,到时候最先殃及的便是两国交界出的百姓。

章节目录

流放[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鞍玉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鞍玉勒并收藏流放[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