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发现了,蒋瑁干脆直接拽掉了苏青柏的衣服,抱着他坐在自己腿上,“不会影响咱们办正事的。”想了想,又说:“我就是腿擦破点皮,胳膊被刺了下,一点也不严重,胡鸿非要找个大夫给我缠起来。你放心。”
    苏青柏顿时就炸毛了,放心?这叫他如何放心?
    蒋瑁知他有点抵触,就揽着他,不住的说:“我爱你……”还伴随着细碎温柔的吻。
    “会不会很疼?”苏青柏被他吻的倒进他的怀里,放任蒋瑁之前,他忍不住问。
    “不疼的。”
    听他这么说,苏青柏哀怨道:“疼的人又不是你。”
    不过话是这么说,苏青柏还是一点一点的靠近蒋瑁怀里。
    ……拉灯……
    魇足的躺在床上,看着疲惫不堪的苏青柏,蒋瑁再次欺身压了上去了。
    刚插,进去,门就啪啪的被拍响了,蒋瑁一抖,差点软了,外面传来刘育清着急的声音,“公子,接到消息……”
    “滚!”蒋瑁这会儿哪有功夫听他说这些。
    第31章
    听蒋瑁这般吼他,刘育清先是一愣,随后,屋里传来一阵暧昧的呻.吟,还是两道声音交缠着。
    纵是刘育清不甚精通那事,听着声音也知道蒋瑁在做什么事了,可是……他不记得这里什么时候来过姑娘呀!
    突然,刘育清睁大了眼睛,他想起了今天下午时,胡鸿曾要给苏青柏收拾屋子,结果蒋瑁没让,说是让人晚上和他一块儿。
    再听了听声,刘育清才确定了,真的是那苏公子。最后,他红着脸离开了。
    刚走到院子,便见胡鸿披着外袍走进来了,他一边整了整衣服,一边急匆匆的拉着刘育清就要往蒋瑁的屋里走去,“林枫偷公子印章的事,你给公子说了吗?”
    胡鸿也是才从刘育清派去的人口中那里得知了这事,他有些唏嘘,一直以来,他们和林枫虽然不到交心的程度,但这么多年一起共事的情谊还是有的。王爷也一直很信任他,在王爷的手下七年啊,谁都没想到林枫竟会背叛。
    不想,刘育清死死拉住他,不让他继续往前走。
    “你……你别去,公子现在有急事,不方便。”刘育清心中斟酌了下,劝他道。
    胡鸿看着他,一脸严肃,“以公子和林枫间多年的情谊,他应该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
    然后大踏步朝前走去。
    这院子是蒋瑁当初逃命时特意找的,在一群小院里,很小很普通,十分不起眼。后来他的手下找来了,蒋瑁怕搬走后苏青柏会找不到他,就留了下来。
    院子小,胡鸿几步便走到了门口,他抬起手,屈指就要敲门,却突然停了下来。
    刘育清这时也追了过来,刚好清楚的听到里面两道呻.吟,压抑中带着欢愉,在这小小的小院,这点动静尽数被他们听了去。
    刘育清有些羞窘,“我都说了,让你别来打扰公子。”
    听着那两道熟悉的声音,胡鸿僵硬的扭头看他,“里面是公子和……苏公子?”
    刘育清点点头。
    蒋瑁再出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刘育清和胡鸿两人一晚上没睡,他们睡不着,不提林枫背叛越王的事,就只洁身自好多年的主子,突然找了个男人就够让他们震惊了。
    看着蒋瑁出来,两人匆忙起身。
    蒋瑁平日待他们极为和善,平时也是不在乎这些俗礼的,可他们却是清楚自己的身份的。
    院子小,卧室到堂屋不过几步,蒋瑁虽然忙活了一晚上,但此刻整个人都是飘着的。
    刘育清看了过去,只见蒋瑁偏偏嘴角微微上扬,满面春意。
    蒋瑁坐下后,摆摆手也让他们坐下,“大晚上的,发生什么事了?”说着蒋瑁喝了口胡鸿刘育清两人煮的,还没来得及喝的茶。
    抿了口茶,嘴唇微微有些疼。
    这是苏青柏干的事,当时蒋瑁拉着苏青柏没完没了的做,苏青柏当时都累的不行了,蒋瑁还没个度,他就怒了,蒋瑁凑过来含住他的唇,他顺势就轻咬一口。
    想到苏青柏那副炸毛的样子,蒋瑁微微舔了舔嘴唇回味。
    好在蒋瑁并没有忘记正事,从回味里醒来,他冲看着他有些愣的刘育清说;“你继续说。”丝毫没有因为和属下谈正事时跑神想媳妇儿被属下看见而不好意思。
    “公子,林枫偷走了您的印章。”
    蒋瑁点点头,算是知道了,然后风轻云淡的喝了口茶。
    “虽然不知道他偷印章是要做什么,但是听盯着他的人传来消息说,他去了京城。”
    可以确定林枫是三皇子的人,是在为三皇子做事。
    三皇子为什么要偷他的印章呢?
    不用想,所图的,估计也不过是他兜里那点钱。
    “你派人盯好他。”
    蒋瑁丢下一句话就起身离开了。
    他并不担心三皇子那边会拿着他的印章做什么?
    若是他真的遇刺身亡了,三皇子倒还真有可能多捞点。可他现在还活着,区区一个印章还不至于就动了他的家底。
    可惜,他还活着林枫不知道。
    虽然他以往信任林枫,但也不会事事,事无巨细的说给他听,不说他戒备心重,有些事也实在是太繁琐了,他不可能拉着林枫一一说给他听。
    与此同时,三皇子手下埋的不深的资产的资料也都到了蒋瑁手里。
    蒋瑁这人,向来都是礼尚往来的。
    ……
    回到屋里,苏青柏还在睡觉。
    蒋瑁出来之前就给他清理过了,脏了的被单胡乱的扔在床下,他踩着被单走了过去。
    他走的时候苏青柏是头朝南的,这才一会儿,头就跑到北边去了,有些嫌弃的看了眼苏青柏,蒋瑁还是低下头轻轻的吻了吻他。
    俯下身,他能听到苏青柏小声的打着呼,显然是累极了。突然,他胳膊猛地从被窝伸出来,揉揉鼻头。
    蒋瑁看的心痒痒,然后就脱了衣服,又陪他躺了回去,打算陪他睡懒觉。
    至于前一天晚上苏青柏再三叮嘱他,第二天要早早叫他醒来,他好早早赶回家去,对此,蒋瑁表示,他一点也不记得了。
    苏青柏实在傍晚醒的。
    苏青柏睁开眼刚开始还有些迷糊,他迷迷瞪瞪,茫然的睁着眼看着窗外,这时候天已经不早了,意识到这点后,他噌的坐了起来。
    然后……
    他“嗷呜~~~~”的一声,又躺了回去。
    摸摸屁股,苏青柏泛着小眼泪,太痛了。
    旁边蒋瑁原本睡得正香,刚刚手还搭在他的腰上。苏青柏猛地动作,以及那一声哀嚎惊醒了蒋瑁。
    见到他猛地坐起,又马上躺回来,蒋瑁马上就知道原因了。
    他揽着苏青柏的肩膀,关心道:“怎么样?还好么?”说着就要探过去就要摸苏青柏伤处,被苏青柏一巴掌拍开。
    苏青柏怒瞪他,“不是说让你叫我的吗?我一天一夜没回去,今晚要还不回去,我家人该怎么想?”
    听了这么,蒋瑁懒散的躺回去,头枕着光.裸的手臂,道:“怎么想都行,大不了我今天就跟你回家见父母。”
    “不行!”
    苏青柏想都不想就拒绝。
    蒋瑁倒是说的轻松,他家人要是知道蒋瑁就是苏菜菜的爹,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而且……蒋瑁他能接受作为男人能生孩子的他,以及苏菜菜吗?
    苏青柏的反应实在太过激烈。蒋瑁体谅他晚上累着了,一把把他搂进怀里,“好了好了,你不愿意就等以后再说。”
    苏青柏窝在他怀里,蒋瑁这么体贴,他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蒋瑁抱着他胳膊紧了紧,“我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休息。”又说:“天已经黑了,既然已经回不去了,也就别在多想了。”
    蒋瑁这么一说,苏青柏往他怀里拱一拱,躺好了。
    这会儿苏青柏也睡不着了,两人刚产生过分歧,蒋瑁也不说话了,只静静的抱着他。屋里静极了,苏青柏自己先憋不住了。
    他趴在蒋瑁的怀里,伸手戳戳他的胸膛,“其实,我也想啊,可我……”苏青柏又有些说不下去了,能说什么呢?
    一直以来,苏青柏嘴上说是怕他老子揍他,实际呢,自从来了这边城,他懂事了许多,他老子已经不揍他了。从家里出来,他也见了很多事,现在,他也有了比他老子揍他还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比如……眼前这人是否平安,苏青柏这会儿脑子睡得不清楚,也不知道该说是昨天还是前天了,就是他听到张宿那消息的时候。
    看了眼蒋瑁,他蹭蹭他,还好,他还在。
    可是,要直接对蒋瑁坦白,直接说苏菜菜是他以男儿身亲身生下的吗?
    不,他做不到。
    一直以来,他都是默默的接受苏菜菜的存在,可实际上,他一开始是排斥的。当然,也不是说刚开始时对苏菜菜一点感情都没有。
    他之所以能将苏菜菜养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的责任,要是他不要就每人要了。
    直到后来,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苏菜菜对他的依赖,和他在苏菜菜眼里变得那么的独一无二,他才慢慢变得很爱很爱苏菜菜。
    蒋瑁瞥了眼他的小动作,问:“可你怎么了?”
    苏青柏咬咬唇,一番纠结,想到他都决定要和蒋瑁在一起的,有些事总要面对的。就说:“我有事瞒着你。”
    蒋瑁听了一笑,“哦?你还有事瞒我呀?”
    苏青柏点点头,他想了想,然后说:“下次吧,下次我再来找你的时候就把人带来。”
    “人?”蒋瑁坐不住了,听起来这是背着他藏人了呀!
    苏青柏点点头,苏菜菜可不就是人么?虽然他小了点。
    蒋瑁要再问他,多的他就不肯再说了。
    第32章

章节目录

流放[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鞍玉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鞍玉勒并收藏流放[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