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人殷切的目光下,大夫扛不住了,抹了一把汗,大夫说:“病人是因为没好好吃饭,没睡好觉,又长途颠簸这才晕了过去。不过……”
    苏家人又屏住心神,“不过什么?”
    老大夫面色纠结,好半天才道:“这小子身体有些古怪,我摸着竟像是滑脉。”见苏家人脸色诡异,老大夫又说:“也许是我医术浅薄呢!”
    老大夫第一次对自己的医术不自信了,滑脉他见过不少,平日里他也没号错过,可是,眼前这病患确实是男娃啊!
    不提苏家人的心情,老大夫给苏青柏开了副药又连夜让苏青杨送了回去。
    第7章
    送走老大夫,苏夫人又去守着儿子,看着难得安静躺着的儿子,一脸乖巧,鬼使神差的,苏夫人撩起儿子的衣服,摸摸儿子的小肚子,白白净净的,因为长时间没好好吃饭所以瘪瘪的。
    一群人进屋时就看到这副场景,苏大嫂嘴角一抽,忙拉起半蹲着的苏夫人,“娘,你还真信了那老大夫说的?”
    苏夫人尴尬的摸摸鼻子,没说话。
    苏父不悦的瞅了苏夫人一眼,又回头对众人道:“没事都散了吧。”然后苏父留下来同苏夫人一起守着苏青柏。
    说起来,以前苏父还没做官时家境也不错,家里有不少田地,屋子也盖得不小,只是苏父被罢官之后田地都被收了去,因为不想寒了百官的心这才没彻底绝了他的后路,好歹还把老屋给他留着。
    苏青杨回来后带了几副给苏青柏的药,给苏青柏煎了又喂下,一家人才歇下。
    第二天一早众人都起迟了,倒是苏青柏起的最早,他睁开眼睛,就见自己像小时候那般睡在母亲的怀里,苏青白脸哄的就红了,他不自在的想要从苏夫人的怀里出来。
    苏青柏的动作惊醒了苏夫人,苏夫人是和衣而睡的,她守着苏青柏,很晚才睡下,她蹭的坐起来一脸惊喜,“青柏,你醒了?”
    苏青柏别扭极了,要是给人知道他十六岁了,还和爹娘一起睡,不得被人笑死。
    这时苏父也醒了,看着小儿子别别扭扭的,就想起上次苏夫人跟他说的苏青柏往脸上抹女人们用的那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男子汉大丈夫,别别扭扭的像什么样子。”
    苏青柏从小就惧怕父亲,一听这话,赶忙就下床,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了。
    “我怎么了?”苏青柏心中惴惴。
    “大夫说你没休息好,没吃好,这才坏了身体。”苏夫人最见不得儿子受苦,如今见儿子醒了,她就忍不住念叨,“是不是孙芸你才没休息好,不敢吃饭?”
    孙芸就是苏二嫂。
    “当着孩子的面,你乱讲什么?”苏父虽然对孙芸有些不喜,可到底,他是一家之主,家里和顺团结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他及时制止苏夫人继续说下去,变得坏了苏青桐与苏青柏的兄弟情。对于这个小儿子,苏父很是心忧,这个小儿子文不成武不就,现在他活着有他看着,要是有朝一日他不在了呢?到时也就只能靠两个哥哥了。
    苏青柏闻言放下心来,“不关别人的事,是我自己吃不下饭的。”
    苏父点点头,“总归你二哥还是疼你的。”
    ……
    苏青柏这几天都不得不在床上躺着,每天除了吃饭喝药,就是睡觉,难熬极了。
    苏青柏喝完药的这天,苏青杨又将大夫请来了。
    大夫给苏青柏把脉之后,说:“身体没啥大碍了,可是……”老大夫纠结的看着苏青柏,“我还是把出一个多月的喜脉。”
    闻言,苏家人觉得荒谬,苏青柏是个男娃,怎么可能会怀孕。
    只有苏青柏本人心里咯噔,他想到了和男人在一块儿的那几天。
    随后赶紧否定这个荒谬的念头,他可是个男的,是不可能怀孕的。
    他顺了顺有些乱了得呼吸,然后躺下强迫自己睡觉,别再自己吓自己。
    就这样,苏青柏渐渐好了起来,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谁都没将老大夫的话放进心里,连原本有些心虚的苏青柏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苏家人来到宁县正好是三四月份,正是播种的时候。
    不提苏青柏的担忧,来到宁县的苏家人此时面临着一个严肃的问题,吃饭问题。
    苏父将一家人集合在一起。
    “我们家现在只剩下七两银子了,今天叫你们来是想合计合计,看看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苏二嫂抱怨:“家里本来就没地,如今钱还都给小叔看了病,这点钱够我们用多久?”
    “闭嘴!”苏青桐朝她道。
    苏家人都是没怎么吃过苦的,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苏父听着一大家子人吵嚷着心烦,索性让众人都散了。
    回到自己屋子,苏青柏这个从来只知道伸手要钱的也开始关心起了生计。不期然,他瞧见腕上的玉扣,那是那个男人留下的。
    苏青柏取了下来,这玉扣一看就是个凡品,唯一能让人多看几眼的就是上面的花纹,看起来精致又漂亮。如今家里可以说是没路走了,他想,这玉扣应该可以换几个钱吧,就是将他爹手里的七两凑成十两也好啊。
    攥了攥玉扣,那混蛋占了他的便宜,害得他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天,也不知他姓甚名谁,哪里人士。
    “大哥,我这里还有个玉扣,你拿去,兴许还能换上一二两银子。”
    苏青杨没有接,他看向苏父。
    苏父叹了口气,“拿着吧。”
    那枚玉扣看起来小小的,普通极了,苏家人估摸着二两银子就顶天了。
    过了半晌,大哥回来了,怀里揣着一大包东西。
    苏父开口问他,“当了多少银子?”
    苏青杨脸色颇为复杂,他从腰间掏出一个东西,摊开手,众人看的分明,这就是要去当的那枚玉扣。
    苏夫人愁容满面,“怎么没当出去?”
    苏二嫂也叹,“这可怎么办?我们以后可怎么活?”
    没等苏二嫂抱怨完,苏青杨哗啦啦的从怀里的袋子里倒出一小堆银锭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饶是苏父一向淡定非常,也有些搞不明白了,玉扣不是没有当出去吗?这些银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苏青柏茫然的睁着黑溜溜的眼睛,脸颊鼓鼓,这也太多了吧。
    苏父吸了口气,“大儿,到底怎么回事?”
    苏青杨将目光从苏青柏身上移开,“今日去了县里,开始我去了一个小当铺,可那小当铺只肯给我二钱银子,太少了所以我就没换。我又去了县里最大的当铺,想着人家看不上贪咱这么一点银子,不想,我把玉扣递给掌柜,掌柜就给了我一百两,还有玉扣。”
    第8章
    原本以为那小小玉扣最多不过二三两,可没想到……
    苏青柏心复杂起来了,他知道,那钱他不该拿的。可眼下,待将家务修整修整,剩下就没多少钱了,对于没有任何进项的家里,实在撑不了多久。
    这银子,他真的很需要。
    大不了……以后还他。
    ……
    脱下长衫,苏陵川拽出不知从哪得来的粗布衫穿上,他再次把大家聚起来。
    “现在家里有了这一百两银子,可以保证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温饱,可咱们不能坐吃山空。”苏陵川一顿,开始说正事,“我想给家里开垦几块地。”
    边境的地最是不值钱了,收成少不说,随时还有可能被土地更贫脊的临国军队侵扰,一个运气不好便是颗粒无收。
    开垦土地。
    苏青柏刚开始听了,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从小到大,他还没怎么干过活,唯一受过累的就是在赌场上熬的不少夜,以及,某人的床上。刚开始,他对干活还没什么认知。
    直到他老子一个给塞了个锄头铁锹。
    苏陵川以前也是做惯这种活的,苏家两位大哥习过足以强身健体的武,还好些。
    苏青柏和苏槐就完全不行了,特别是苏青柏,提起锄头抡了两下,白白嫩嫩的手心就磨出了水泡,他手疼的厉害了,半晌时间,愣是没干出多少活儿。
    苏陵川开完一小片,回头一瞧,苏青柏还在那小片地方磨叽,便以为他是在偷懒。
    苏陵川很早便想要改改儿子身上的臭毛病,只是一直忙于国事,今天这时机刚好,苏陵川脱了鞋,上去就要抽苏青柏。
    好在苏青柏手虽然起泡了,但腿还是好的,在荒地里被他老子撵着追了半天。
    最后还是苏青柏可怜兮兮的给他老子看他手上的泡,苏陵川这才没狠狠揍他一顿,只踹了他几脚,又教训了他几句。
    跟着他老子回去,苏青柏拍拍屁股上的
    土,心中庆幸,还好他爹只是踹了他几脚,没狠揍他,不疼。
    不想,苏陵川带着几个男丁扛着锄头往回走,路上碰到棵胳膊粗的小树,突然停了下来,抡起锄头砍倒,当晚就用它削了个戒尺,比以前在京城用的那根粗多了。
    苏青柏瞧了一眼,他爹随便削的,上面的刺还没打磨掉。
    当晚,苏青柏乖的不得了。
    晚上回到家,苏青柏才发现起水泡的不是他一个人,大哥苏青杨和侄儿苏槐也起了水泡,他不由羞愧起来。
    第二天,他再没喊着疼。
    就这么一天天的,苏青柏手上的水泡下去了,掌心起了一层厚厚的茧子。
    苏陵川抚着须,满意的看着小儿子在地里忙活。
    这几日,苏青柏跟着家里几个男丁早出晚归,连一直不大待见他的苏二嫂都没再给过他脸色。
    这天早上,苏陵川朝众人道:“咱们刚开始种地,也不宜太多,今日加把劲,争取开够十亩,明日便开始播种。”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往田里走去,虽说大伙儿已经慢慢习惯了,可到底还是太累人,一听苏父说今日是最后一天,大伙便越发卖力,只盼着早早开够十亩,早早歇下。
    苏青柏也干的格外卖力。
    中午,苏家的女人都来给他们送饭,苏青柏抓起俩馒头就往嘴里塞。
    苏夫人看着苏青柏吃饭,一边给苏青柏擦擦汗,她心疼极了,“青柏以前哪里干过这些活,这几日累坏了吧?”
    苏青柏只一个劲的啃馒头。
    苏大嫂也笑着道:“是啊,最近小叔饭量长了不少呢。”
    “是啊是啊!”苏槐笑看着苏青柏,“嘿嘿嘿,就是不长个子。”
    苏青柏当即就放下馒头,捡了个土块扔苏槐。
    在苏家,苏青柏是最矮的一个,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他竟然都没长过个子,瞧着自己的侄子一天天,比自己越来越高,苏青柏心中涩的不行。
    苏槐一见苏青柏动作,立刻就躲开了。

章节目录

流放[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男友书屋只为原作者金鞍玉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鞍玉勒并收藏流放[种田]最新章节